站长推荐澳门新葡京www.496.net:美女真人 百家乐 电子游戏 彩票游戏 棋牌游戏 信誉保障!

当前位置:首页  »  近亲乱伦  »  母之慾火

母之慾火

第一回童年貞母 我媽是南方村婦,身材高挑,頗有姿色,豐滿白嫩,豐乳肥臀美腿,腳長得 異常秀美白皙嬌小。

她和我兩人住在鄉下,父親十六歲出外謀生,已有十五年, 現是公司職員,單獨住在省城。

我媽是善良的女人,但也是一個有情的女子,剛結婚時和我爸恩愛得如同一 人,但我在我讀書的時候發現他們的關係並不算太好。

媽媽她長得不錯,皮膚白淨,身子豐滿白嫩,從她年輕時的照片看,她在當 年是有一點姿色的,我想她一直沒滿意過她的性生活,因既有點姿色,又生性風 騷,我很小就記得她無論到那裡去,總是對著鏡子打扮半天。

而她的那種性格, 很容易讓人家佔點便宜,總是和村中大媽大嫂一起與那些鄉下漢子打情罵俏,有 時玩得瘋狂,幾個人在一起打鬧,把村裡的稻草堆都弄倒了。

但我爸回來探親, 她又變成了一個溫順的愛妻,整天和我爸膩在一塊。

我爸一年回來一次,所以她也經常去省城看他,倆人的關係還是不錯的,但 在後來發生了那些事情後,就不一樣了。

那是在我十二歲的時候,我聽見他們在晚上大吵大鬧,晚上媽媽就到我房間同 我一起睡覺,我已睡著了,她就睡在我身邊摸我的小「雞雞」。

半夜時分,我睡 醒了,發現媽媽用纖手擼著我的小雞雞,使我的雞雞硬硬的勃起來,我強烈地感 覺到一種初成人的肉慾誘惑,突然一下把她緊緊抱住,她的手也緊緊地按著我的 頭,按在她的胸脯上。

肉體的緊貼,感覺到媽媽的兩隻乳房異常豐滿,我的心怦 怦直跳,大著膽子把身子向上移了移,去親媽那濕濕軟軟的嘴唇。

媽回吻著我,我抱緊媽媽享受著這個熱吻,媽媽又將她的舌頭也深入我的口 內,我忙用自己的舌頭回應,和媽媽的舌交纏在一起。

情不自禁地我把手放在媽 媽乳房上,輕輕的揉弄著乳頭。

我聽到媽媽的呼吸加重了,感到她的身軀火燙。

媽媽也用手抓住了我的小弟弟搓揉。

媽把她胸前的衣服紐扣解開,示意我摸她的乳房。

她又按下我的頭,要我吸 吮她的乳頭。

媽媽的奶子很飽滿,乳頭上熒熒閃著乳汁的光澤,因為肉體刺激, 媽媽呼吸急促,一對巨大的乳房更顯得更加的波瀾起伏,我一口含住媽媽的一個 乳頭,哇!好大!。

我抱著媽的身子,再也控制不住了,左手插進媽後面的褲子裡,肉挨肉地撫 摸著媽媽豐滿的屁股,媽媽恩了一聲,卻不阻止我的侵襲,任由我隨心所欲地搓 弄她柔軟光滑的肌膚,媽媽這時扭動身體亢奮極了我試圖繞過媽的屁股去摸她的 陰部,去摸她生我的地方,她一驚,堅定地說了句「不要!,你才十二歲啊」她掙 紮著阻止了我。

媽媽喘息了很久,才緩過來,她幫我搓弄小弟弟,告訴我,不可經常這樣。

我自然是連連點頭。

第二日起來,見媽媽仍如往常般做好早飯,吃飯時聽那家人講昨天的軼事, 媽媽只是低頭吃飯,不敢看我。

第二回田地之間 十五歲時一個下午,我和媽媽一起去地裡鋤芝麻草,日頭火辣辣地,媽媽全   身都被汗水浸透了,那身上穿的的確良上衣和棉布褲子緊緊地貼在媽媽的身上,   將全身的輪廓完美地勾勒出來。

鼓鼓的乳房顯得異常肥大,挺立的奶頭緊緊地頂   住衣服,在衣服上頂起了兩個明顯的暗斑。

媽媽抬起頭擦了把汗,將粘在額頭的   幾縷秀髮向後攏了攏,繼續彎下腰去鋤芝麻草,豐腴的屁股高高地撅了起來,緊   貼在身上的褲子勒的緊緊地,兩片屁股中間的那道溝被緊緊地褲子勒的更加的凹   陷。

我跟在媽媽後面,失神地看著媽媽的兩片大屁股,下身的小弟弟又騰地一下 撅立得老高。

媽媽一回頭,臉一紅,卻強裝沒事似的,我一見媽媽臉噌的紅了, 也知道媽媽看見了。

看到我娘的睫毛在不時的抖動,我拋開了心中殘存的一絲理 智,將我的右手放在了我娘的乳房上,薄薄的衣服並不能阻擋我娘乳房帶給我的 那種略微有點抵抗的彈性,那粒乳頭緊緊地頂在我的手掌心,硬硬地,又似乎有 點柔軟。

我開始輕輕地揉搓,手掌和衣服摩擦發出了輕微的沙沙聲。

媽媽仍然在鋤芝麻草,只是臉上已經添了些許紅暈,胸前的奶子依然隨著我 撫摸的動作來回的晃蕩著,鮮紅的嘴巴中吐出的氣息已經開始變得火熱,變得濃 重了。

我一隻手摟著媽媽,將身子壓在媽媽的背上,另一隻手死死地抓著媽媽的屁 股,將她的屁股和我的下體死命地壓在了一起。

我勃起的小弟弟就隔著我和媽媽 的褲子頂在了媽媽豐滿的肉縫上。

我感到媽媽的腰肢開始蠕動,將兩片屁股慢慢地在我的肉棒上來回的摩擦, 我的肉棒已經塗滿了粘稠的汁液。

聽著媽媽情慾勃發,嘴中發出的嗚咽,我再也忍不住了。

我抬起我的右腿, 伸進了媽媽的兩腿之間,用我的膝蓋頂住了媽媽火熱的下身,開始來回的摩擦。

我的手順著屁股從後面伸向了媽媽的桃園,隔著衣褲,我的手顫抖地就滑到 了媽媽前面,豐滿的陰部貼在了我的手上,我的手指揉搓著那豐嫩的肥肉,將那 褲子布深深地捅進了肉縫,隨著我手指的揉搓在媽媽的禁處摩擦著,帶給她強烈 的快感,我娘終於忍不住了,發出了母狗發情一樣的叫聲。

我的嘴順著修長白皙的脖子吻了一去,咬住了媽媽的耳垂。

媽媽情不自禁地 自己把上衣解開了,兩個雪白的肉球暴露出來,我伸手就將媽媽的一個乳房捏在 了手中,開始熱烈揉摸她的雪白大乳,揪住她的大奶頭玩弄,媽媽的大奶頭很柔 軟,因為充血而膨脹,在乳暈上用粗糙的手指刺激著女性的敏感的神經,我的另 一隻手仍然在媽媽的下體掏弄。

媽媽的臉上開始現出了紅暈,渾身的肌肉繃緊了,發出了一陣不由自主地顫 栗,那本來就已經豐滿異常的奶子就好像浸了水的饅頭越發的鼓脹。

我開始緩慢地揉搓抽插著媽媽的禁地,每一次都弄得媽媽的穴心一陣騷癢, 而媽媽每一次接受我的揉搓也都玉體一陣抽搐,使她週身的血液都沸騰了起來。

只見媽媽緊咬著櫻唇,嬌靨一付非常美妙舒暢的表情,不停的淫媚地浪叫道 ︰「啊……啊……喔……我…我……受不……了……哎唷……舒……舒服……透 了……呀……我……快要……丟…丟了……你……呀……喔……插得……我…… 真爽……嗯……哎……哎唷……我…我忍…不…住了……呀……喔……喔……」 媽媽只顧叫,卻全然不顧她是誰,誰在和她淫戲。

這時我也非常興奮了,立刻轉到媽媽面前,左手抱著媽媽,把頭貼在她的胸 前,隔著衣服用舌頭舔著媽媽的乳房,右手迫不及待的伸到褲帶上,慢慢的把手 伸到媽媽的褲子裡面,肉挨肉地在上面輕輕的搓揉著媽媽豐滿嬌嫩的肥穴。

她一驚,抬頭一看,大吃一驚,堅定地說了句:「是你呀,我以為是…良哥   …不要!兒子,你才十五歲啊,就這麼壞!!」她掙扎著阻止了我。

第三回母親慾情 第二天我仍然回味著母親在我手下千嬌萬媚的騷樣,回想著媽媽嘴裡輕微的 呼叫,良哥是誰?能讓我媽媽在慾火中燒之時仍然不能忘懷,我心裡一陣迷惘。

「玉嬌,」一個老女人的呼喊讓我從沉思中醒過神來,原來是隔壁的蓮嬸子 叫我媽媽,只見我媽媽回答了一聲,嬝嬝地走了出來,蓮嬸子一把拉住媽媽: 「玉嬌,你來,我有事找你談,唉!」 媽媽問起:「喲,他蓮嬸,有事啊?」 蓮嬸子長的有幾分姿色,但比我媽媽卻差一些,只是淡妝之下仍有徐娘半老 的韻味,神神秘秘地把我媽媽拉到一邊,輕聲細語地說:「不好,我那小保要作 死了,我……」 媽媽奇怪地問:「你家小保好好的,怎麼啦?」 蓮嬸把我媽媽拖到房角,我悄悄地溜到牆後,好奇的心裡一陣興奮,肯定的 事,果然聽蓮嬸子說:「啊呀,我那小保想和我弄那事,怎麼辦,我不知道了, 好玉妹子,你來出個主意吧。」

媽媽大吃一驚,牙齒都打顫了:「什麼?和你弄那事了?」 蓮嬸子連聲忙說:「還沒呢。

我老公不在家,你知道的,女人一個人太孤單 了,一個勁地想男人的那東西,我的小騷屄天天都是濕淋淋的,一到辦公室,忍 不住屄水直流,那些男人又沒一個好人,動手動腳的,把人家逗得小屄鮮紅流 水,來了騷勁了,又要回去陪他們自己老婆,我那兒子也是壞蛋一個,常常和我 摟啊抱啊的,現在又經常摸我的屁股,還……」 媽媽啊地一聲驚叫:「有沒有讓他摸到關健部位啊?」 蓮嬸子問道:「有……幾次,我假裝沒發覺,怕他抽開手,我好像感到一股 電流般的感覺擊中了我的屄心。」

媽媽臉一紅,也輕聲地說:「真的?你也太不要臉了,讓你親兒子捏屄玩, 有沒有讓你兒子真的弄進去啊?」 蓮嬸子回答說:「我好想要,可是他是我兒子,我是他媽媽,我老公回來怎 麼向他交待啊?你給出個主意吧。」

媽媽臉更紅了,說道:「我又沒有讓兒子幹過屄……」 蓮嬸子連忙插嘴道:「你不會也想和兒子弄一回啊?說真的,你兒子也長大 成人了,又高大,又英俊,好多媳婦閨女想要你兒子弄呢,你最好和你兒子先弄 上了,不要讓別人搶先了啊。」

媽媽啐了一聲,笑著罵道:「老騷屄,你自己想和兒子亂搞就是啦,別扯上 我,哼,你兒子弄了你,我再讓我兒子來弄你,哈哈,把你的小屄弄個足意才好 呢。」

蓮嬸子也笑了:「好啊,我們兩家母子四人來個混戰,大床雜交,我好爽 啊,小屄又流水了,玉嬌,你真的沒和你兒子弄過嗎?你應該嘗嘗母子亂搞的異 味,好爽的。」

媽媽一聽不對勁,叫了一聲:「老天,你已經和小保來過啦?」 蓮嬸子心想不好,說道:「唉,說漏嘴了,玉嬌,你可不要向別人亂說啊, 這事可是要死人的。」

媽媽笑著說:「不會的,說不定以後我也會和兒子弄上了,聽你這事好像讓 我也全身難受,我老公也是一年回來一次,唉,我也是好長時間不知道肉味了, 前幾天,我兒子在我身上亂摸,我也差一點失身給這小傢夥。」

我在旁邊聽得心血沸騰,胯下的陽具騰地一下勃了起來,頂得我褲子老高老 高的。

蓮嬸子聽得也來勁了,問道:「真的啊?」 媽媽的嬌臉像花一樣紅了,細聲地說:「有好幾回了,我兒子在我身上又揉 捏奶子,又拍打屁股,弄得我魂都沒了,下面的肥屄也不爭氣,一個勁流水,每 打一下我的屁股,我的屄心就一顫,不由自主地挺出下身靠在他的大腿上,用他 的大腿磨擦我那肥屄肉,可是那只是過空癮,我好想來真的,讓我兒子那粗壯的 東西弄進屄心裡面,可是每次我都怕兒子不能持久。

他才十五歲,雖然那陽具也有 那麼長,那麼硬,可終究是小男孩子,能抵什麼啊,要是也和我老公一樣只能幹 三分鐘,我怎麼辦?」 原來如此,我心中大喜,我看過性知識書和黃色小說,也聽過村上的媳婦大 娘說童子雞更能幹事,我感到我能獲得我這一輩子最愛的女人,我親生的媽媽會 成為我第一個女人。

蓮嬸子一聽樂了:「這樣的男孩才能持久幹事呢,我兒子有一次幹了一個多 小時,我一連高潮了三回,爽快得我都哭叫了,從床上乾到書桌上,我被他按在 桌子上,屁股翹得高高的,像狗交尾一樣從屁股後面乾屄,這種姿勢好興奮。

我 兒子一邊揪住我的頭髮像騎馬一樣打著我的屁股,一邊用兩根手指插入我的後面 肛門中。

你嬸子我活了四十多歲,還沒讓人這樣玩過,我只知道屄心發麻,肛門舒暢 無比,就這樣讓我兒子趁機把那粗大的陽具弄了我的肛門我都不知道,我兒子說 是這叫後庭花,很時尚的,唉,不知為什麼,我卻感到另一種滋味,好快活,好 舒暢,我從來沒想到這地方也能弄,還被自己兒子弄得這樣爽快。

你兒子也有這 麼高了,比我兒子還高,也許那雞雞也長一點呢。」

媽媽聽得目瞪口呆,說道:「我怕他那麼長的雞巴呢,我兒子每回頂住我的 屁股時,我總是偷偷地摸一下,比他爸爸還長還粗呢,就是怕他雞巴長,越發不 長久,我的屄和你不一樣,我總要男人乾個五六回才爽,兩回三回不殺癢的。」

蓮嬸子一聽大樂了:「哈哈,你也是騷屄,要五六回,叫你兒子阿東和你老 公一起弄你,不就行了。」

媽媽笑罵道:「好你一個老騷屄,叫你兒子弄了屁股,還說我,要不叫我兒 子和你兒子一起弄你兩個眼子,省得你亂說一通,嚷嚷什麼呀。」

蓮嬸子一聽喜歡得不得了:「好啊,還是玉嬌好,今天我就是來說這事 的。」

媽媽大吃一驚:「唉喲,上你的當了,不行。」

蓮嬸子勸道:「好侄女,你就答應了,我保證也讓你嘗嘗兩個小夥同時弄兩 個眼子的美味,行不?」 媽媽說道:「也好,可是你自己和我兒子說去,我不好說。」

我聽得心裡一陣歡喜,勃起的雞巴更加高挺。

我知道我的運氣來了。

 

第一回童年貞母 我媽是南方村婦,身材高挑,頗有姿色,豐滿白嫩,豐乳肥臀美腿,腳長得 異常秀美白皙嬌小。

她和我兩人住在鄉下,父親十六歲出外謀生,已有十五年, 現是公司職員,單獨住在省城。

我媽是善良的女人,但也是一個有情的女子,剛結婚時和我爸恩愛得如同一 人,但我在我讀書的時候發現他們的關係並不算太好。

媽媽她長得不錯,皮膚白淨,身子豐滿白嫩,從她年輕時的照片看,她在當 年是有一點姿色的,我想她一直沒滿意過她的性生活,因既有點姿色,又生性風 騷,我很小就記得她無論到那裡去,總是對著鏡子打扮半天。

而她的那種性格, 很容易讓人家佔點便宜,總是和村中大媽大嫂一起與那些鄉下漢子打情罵俏,有 時玩得瘋狂,幾個人在一起打鬧,把村裡的稻草堆都弄倒了。

但我爸回來探親, 她又變成了一個溫順的愛妻,整天和我爸膩在一塊。

我爸一年回來一次,所以她也經常去省城看他,倆人的關係還是不錯的,但 在後來發生了那些事情後,就不一樣了。

那是在我十二歲的時候,我聽見他們在晚上大吵大鬧,晚上媽媽就到我房間同 我一起睡覺,我已睡著了,她就睡在我身邊摸我的小「雞雞」。

半夜時分,我睡 醒了,發現媽媽用纖手擼著我的小雞雞,使我的雞雞硬硬的勃起來,我強烈地感 覺到一種初成人的肉慾誘惑,突然一下把她緊緊抱住,她的手也緊緊地按著我的 頭,按在她的胸脯上。

肉體的緊貼,感覺到媽媽的兩隻乳房異常豐滿,我的心怦 怦直跳,大著膽子把身子向上移了移,去親媽那濕濕軟軟的嘴唇。

媽回吻著我,我抱緊媽媽享受著這個熱吻,媽媽又將她的舌頭也深入我的口 內,我忙用自己的舌頭回應,和媽媽的舌交纏在一起。

情不自禁地我把手放在媽 媽乳房上,輕輕的揉弄著乳頭。

我聽到媽媽的呼吸加重了,感到她的身軀火燙。

媽媽也用手抓住了我的小弟弟搓揉。

媽把她胸前的衣服紐扣解開,示意我摸她的乳房。

她又按下我的頭,要我吸 吮她的乳頭。

媽媽的奶子很飽滿,乳頭上熒熒閃著乳汁的光澤,因為肉體刺激, 媽媽呼吸急促,一對巨大的乳房更顯得更加的波瀾起伏,我一口含住媽媽的一個 乳頭,哇!好大!。

我抱著媽的身子,再也控制不住了,左手插進媽後面的褲子裡,肉挨肉地撫 摸著媽媽豐滿的屁股,媽媽恩了一聲,卻不阻止我的侵襲,任由我隨心所欲地搓 弄她柔軟光滑的肌膚,媽媽這時扭動身體亢奮極了我試圖繞過媽的屁股去摸她的 陰部,去摸她生我的地方,她一驚,堅定地說了句「不要!,你才十二歲啊」她掙 紮著阻止了我。

媽媽喘息了很久,才緩過來,她幫我搓弄小弟弟,告訴我,不可經常這樣。

我自然是連連點頭。

第二日起來,見媽媽仍如往常般做好早飯,吃飯時聽那家人講昨天的軼事, 媽媽只是低頭吃飯,不敢看我。

第二回田地之間 十五歲時一個下午,我和媽媽一起去地裡鋤芝麻草,日頭火辣辣地,媽媽全   身都被汗水浸透了,那身上穿的的確良上衣和棉布褲子緊緊地貼在媽媽的身上,   將全身的輪廓完美地勾勒出來。

鼓鼓的乳房顯得異常肥大,挺立的奶頭緊緊地頂   住衣服,在衣服上頂起了兩個明顯的暗斑。

媽媽抬起頭擦了把汗,將粘在額頭的   幾縷秀髮向後攏了攏,繼續彎下腰去鋤芝麻草,豐腴的屁股高高地撅了起來,緊   貼在身上的褲子勒的緊緊地,兩片屁股中間的那道溝被緊緊地褲子勒的更加的凹   陷。

我跟在媽媽後面,失神地看著媽媽的兩片大屁股,下身的小弟弟又騰地一下 撅立得老高。

媽媽一回頭,臉一紅,卻強裝沒事似的,我一見媽媽臉噌的紅了, 也知道媽媽看見了。

看到我娘的睫毛在不時的抖動,我拋開了心中殘存的一絲理 智,將我的右手放在了我娘的乳房上,薄薄的衣服並不能阻擋我娘乳房帶給我的 那種略微有點抵抗的彈性,那粒乳頭緊緊地頂在我的手掌心,硬硬地,又似乎有 點柔軟。

我開始輕輕地揉搓,手掌和衣服摩擦發出了輕微的沙沙聲。

媽媽仍然在鋤芝麻草,只是臉上已經添了些許紅暈,胸前的奶子依然隨著我 撫摸的動作來回的晃蕩著,鮮紅的嘴巴中吐出的氣息已經開始變得火熱,變得濃 重了。

我一隻手摟著媽媽,將身子壓在媽媽的背上,另一隻手死死地抓著媽媽的屁 股,將她的屁股和我的下體死命地壓在了一起。

我勃起的小弟弟就隔著我和媽媽 的褲子頂在了媽媽豐滿的肉縫上。

我感到媽媽的腰肢開始蠕動,將兩片屁股慢慢地在我的肉棒上來回的摩擦, 我的肉棒已經塗滿了粘稠的汁液。

聽著媽媽情慾勃發,嘴中發出的嗚咽,我再也忍不住了。

我抬起我的右腿, 伸進了媽媽的兩腿之間,用我的膝蓋頂住了媽媽火熱的下身,開始來回的摩擦。

我的手順著屁股從後面伸向了媽媽的桃園,隔著衣褲,我的手顫抖地就滑到 了媽媽前面,豐滿的陰部貼在了我的手上,我的手指揉搓著那豐嫩的肥肉,將那 褲子布深深地捅進了肉縫,隨著我手指的揉搓在媽媽的禁處摩擦著,帶給她強烈 的快感,我娘終於忍不住了,發出了母狗發情一樣的叫聲。

我的嘴順著修長白皙的脖子吻了一去,咬住了媽媽的耳垂。

媽媽情不自禁地 自己把上衣解開了,兩個雪白的肉球暴露出來,我伸手就將媽媽的一個乳房捏在 了手中,開始熱烈揉摸她的雪白大乳,揪住她的大奶頭玩弄,媽媽的大奶頭很柔 軟,因為充血而膨脹,在乳暈上用粗糙的手指刺激著女性的敏感的神經,我的另 一隻手仍然在媽媽的下體掏弄。

媽媽的臉上開始現出了紅暈,渾身的肌肉繃緊了,發出了一陣不由自主地顫 栗,那本來就已經豐滿異常的奶子就好像浸了水的饅頭越發的鼓脹。

我開始緩慢地揉搓抽插著媽媽的禁地,每一次都弄得媽媽的穴心一陣騷癢, 而媽媽每一次接受我的揉搓也都玉體一陣抽搐,使她週身的血液都沸騰了起來。

只見媽媽緊咬著櫻唇,嬌靨一付非常美妙舒暢的表情,不停的淫媚地浪叫道 ︰「啊……啊……喔……我…我……受不……了……哎唷……舒……舒服……透 了……呀……我……快要……丟…丟了……你……呀……喔……插得……我…… 真爽……嗯……哎……哎唷……我…我忍…不…住了……呀……喔……喔……」 媽媽只顧叫,卻全然不顧她是誰,誰在和她淫戲。

這時我也非常興奮了,立刻轉到媽媽面前,左手抱著媽媽,把頭貼在她的胸 前,隔著衣服用舌頭舔著媽媽的乳房,右手迫不及待的伸到褲帶上,慢慢的把手 伸到媽媽的褲子裡面,肉挨肉地在上面輕輕的搓揉著媽媽豐滿嬌嫩的肥穴。

她一驚,抬頭一看,大吃一驚,堅定地說了句:「是你呀,我以為是…良哥   …不要!兒子,你才十五歲啊,就這麼壞!!」她掙扎著阻止了我。

第三回母親慾情 第二天我仍然回味著母親在我手下千嬌萬媚的騷樣,回想著媽媽嘴裡輕微的 呼叫,良哥是誰?能讓我媽媽在慾火中燒之時仍然不能忘懷,我心裡一陣迷惘。

「玉嬌,」一個老女人的呼喊讓我從沉思中醒過神來,原來是隔壁的蓮嬸子 叫我媽媽,只見我媽媽回答了一聲,嬝嬝地走了出來,蓮嬸子一把拉住媽媽: 「玉嬌,你來,我有事找你談,唉!」 媽媽問起:「喲,他蓮嬸,有事啊?」 蓮嬸子長的有幾分姿色,但比我媽媽卻差一些,只是淡妝之下仍有徐娘半老 的韻味,神神秘秘地把我媽媽拉到一邊,輕聲細語地說:「不好,我那小保要作 死了,我……」 媽媽奇怪地問:「你家小保好好的,怎麼啦?」 蓮嬸把我媽媽拖到房角,我悄悄地溜到牆後,好奇的心裡一陣興奮,肯定的 事,果然聽蓮嬸子說:「啊呀,我那小保想和我弄那事,怎麼辦,我不知道了, 好玉妹子,你來出個主意吧。」

媽媽大吃一驚,牙齒都打顫了:「什麼?和你弄那事了?」 蓮嬸子連聲忙說:「還沒呢。

我老公不在家,你知道的,女人一個人太孤單 了,一個勁地想男人的那東西,我的小騷屄天天都是濕淋淋的,一到辦公室,忍 不住屄水直流,那些男人又沒一個好人,動手動腳的,把人家逗得小屄鮮紅流 水,來了騷勁了,又要回去陪他們自己老婆,我那兒子也是壞蛋一個,常常和我 摟啊抱啊的,現在又經常摸我的屁股,還……」 媽媽啊地一聲驚叫:「有沒有讓他摸到關健部位啊?」 蓮嬸子問道:「有……幾次,我假裝沒發覺,怕他抽開手,我好像感到一股 電流般的感覺擊中了我的屄心。」

媽媽臉一紅,也輕聲地說:「真的?你也太不要臉了,讓你親兒子捏屄玩, 有沒有讓你兒子真的弄進去啊?」 蓮嬸子回答說:「我好想要,可是他是我兒子,我是他媽媽,我老公回來怎 麼向他交待啊?你給出個主意吧。」

媽媽臉更紅了,說道:「我又沒有讓兒子幹過屄……」 蓮嬸子連忙插嘴道:「你不會也想和兒子弄一回啊?說真的,你兒子也長大 成人了,又高大,又英俊,好多媳婦閨女想要你兒子弄呢,你最好和你兒子先弄 上了,不要讓別人搶先了啊。」

媽媽啐了一聲,笑著罵道:「老騷屄,你自己想和兒子亂搞就是啦,別扯上 我,哼,你兒子弄了你,我再讓我兒子來弄你,哈哈,把你的小屄弄個足意才好 呢。」

蓮嬸子也笑了:「好啊,我們兩家母子四人來個混戰,大床雜交,我好爽 啊,小屄又流水了,玉嬌,你真的沒和你兒子弄過嗎?你應該嘗嘗母子亂搞的異 味,好爽的。」

媽媽一聽不對勁,叫了一聲:「老天,你已經和小保來過啦?」 蓮嬸子心想不好,說道:「唉,說漏嘴了,玉嬌,你可不要向別人亂說啊, 這事可是要死人的。」

媽媽笑著說:「不會的,說不定以後我也會和兒子弄上了,聽你這事好像讓 我也全身難受,我老公也是一年回來一次,唉,我也是好長時間不知道肉味了, 前幾天,我兒子在我身上亂摸,我也差一點失身給這小傢夥。」

我在旁邊聽得心血沸騰,胯下的陽具騰地一下勃了起來,頂得我褲子老高老 高的。

蓮嬸子聽得也來勁了,問道:「真的啊?」 媽媽的嬌臉像花一樣紅了,細聲地說:「有好幾回了,我兒子在我身上又揉 捏奶子,又拍打屁股,弄得我魂都沒了,下面的肥屄也不爭氣,一個勁流水,每 打一下我的屁股,我的屄心就一顫,不由自主地挺出下身靠在他的大腿上,用他 的大腿磨擦我那肥屄肉,可是那只是過空癮,我好想來真的,讓我兒子那粗壯的 東西弄進屄心裡面,可是每次我都怕兒子不能持久。

他才十五歲,雖然那陽具也有 那麼長,那麼硬,可終究是小男孩子,能抵什麼啊,要是也和我老公一樣只能幹 三分鐘,我怎麼辦?」 原來如此,我心中大喜,我看過性知識書和黃色小說,也聽過村上的媳婦大 娘說童子雞更能幹事,我感到我能獲得我這一輩子最愛的女人,我親生的媽媽會 成為我第一個女人。

蓮嬸子一聽樂了:「這樣的男孩才能持久幹事呢,我兒子有一次幹了一個多 小時,我一連高潮了三回,爽快得我都哭叫了,從床上乾到書桌上,我被他按在 桌子上,屁股翹得高高的,像狗交尾一樣從屁股後面乾屄,這種姿勢好興奮。

我 兒子一邊揪住我的頭髮像騎馬一樣打著我的屁股,一邊用兩根手指插入我的後面 肛門中。

你嬸子我活了四十多歲,還沒讓人這樣玩過,我只知道屄心發麻,肛門舒暢 無比,就這樣讓我兒子趁機把那粗大的陽具弄了我的肛門我都不知道,我兒子說 是這叫後庭花,很時尚的,唉,不知為什麼,我卻感到另一種滋味,好快活,好 舒暢,我從來沒想到這地方也能弄,還被自己兒子弄得這樣爽快。

你兒子也有這 麼高了,比我兒子還高,也許那雞雞也長一點呢。」

媽媽聽得目瞪口呆,說道:「我怕他那麼長的雞巴呢,我兒子每回頂住我的 屁股時,我總是偷偷地摸一下,比他爸爸還長還粗呢,就是怕他雞巴長,越發不 長久,我的屄和你不一樣,我總要男人乾個五六回才爽,兩回三回不殺癢的。」

蓮嬸子一聽大樂了:「哈哈,你也是騷屄,要五六回,叫你兒子阿東和你老 公一起弄你,不就行了。」

媽媽笑罵道:「好你一個老騷屄,叫你兒子弄了屁股,還說我,要不叫我兒 子和你兒子一起弄你兩個眼子,省得你亂說一通,嚷嚷什麼呀。」

蓮嬸子一聽喜歡得不得了:「好啊,還是玉嬌好,今天我就是來說這事 的。」

媽媽大吃一驚:「唉喲,上你的當了,不行。」

蓮嬸子勸道:「好侄女,你就答應了,我保證也讓你嘗嘗兩個小夥同時弄兩 個眼子的美味,行不?」 媽媽說道:「也好,可是你自己和我兒子說去,我不好說。」

我聽得心裡一陣歡喜,勃起的雞巴更加高挺。

我知道我的運氣來了。

 

广告合作:linzi7076@gmail.com

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