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澳门新葡京www.496.net:美女真人 百家乐 电子游戏 彩票游戏 棋牌游戏 信誉保障!

当前位置:首页  »  情色武侠  »  絕代太后尤物 1-5

絕代太后尤物 1-5

一、子繼父産

先皇的靈床放在偌大的宮殿裏,更平添了一種肅穆的氣氛。

身穿喪服的骊太后獨自跪在冷寂的大殿裏,比大殿更冷寂的,是她的心。

骊後的皇子,即將繼位的順帝的話還在她耳邊回響著:「先皇駕崩,太后隻有兩條出路:要麽隨先皇於地下,要麽歸皇兒所有,做一輩子皇兒的尤物。」

「追隨先帝於地下還是讓皇兒繼承自己?」

骊太后在心裏閃過無數念頭.

她早就知道皇兒暗中喜歡自己,很多次先皇臨幸的時候,她都知道皇兒偷偷地躲在珠簾後面偷窺,因爲愛子心切,她害怕先皇知道了會責罰順兒,所以總是裝作不知道,甚至有意無意替皇兒掩飾。

死亡對於35歲的骊太后來說,委實太早了一點,骊太后摩挲著自己喪服之下的肌膚,依然是那樣豐腴而細滑。

但是,作爲遺産被皇兒繼承,對於骊太后來說,同樣是難以接受的。

「子蒸母」的背德之名從來都是被千夫所指的,與其讓皇兒繼承還不如一死了之呢。

骊太后拿定主意,緩緩地站了起來,解下腰間的白绫,準備以身殉夫了。

然而,骊太后剛把白绫解下來,有一隻手從背後輕輕地把她手裏的白绫抽走了。

骊太后嚇了一跳,回頭一看,是皇兒!他不知什麽時候走到了骊太后的身後。

皇兒順經長成一個高達英俊的男人了,他臉色陰沈地望著太后:「母后這是準備自盡麽?」

「哀家也是爲了皇兒好,不想讓皇兒背上千古罵名啊。」

「母后是怕自己背千古罵名吧?」

「啊,不是的。」

「真的不是麽?母后如果真是心疼皇兒,你可知道,你這一去會讓朕多傷心麽?」

「這……皇兒有那麽多妃嫔可以臨幸,何必爲了哀家背上『子蒸母』的惡名呢?這可是亂倫之最啊。」

「母后可知道麽?皇兒從小喜歡母后,皇兒有一個願望就是要永遠占有母后。母后可以滿足皇兒的心願麽?」

「啊!這………」

順帝的這一番表白讓骊太后腦子裏象亂麻一樣理不清了。

「母后如果不答應皇兒的請求,皇兒就拒絕登基。」

順帝見骊太后的決心已經動搖,他決定使出殺手锏,讓母后乖乖就範。

「啊!順兒,不要!」

太后情急之中叫出了順帝的小名。

「那麽母后就是答應朕的請求了?」

「哎……」

百般無奈的骊太后仰天長歎,「做了先皇的愛寵,又做皇兒的尤物,莫非這一切都是命中註定麽?」

「那就請母后當著先皇的在天之靈發誓,永遠做朕的愛奴,一輩子伺候朕。」

「這?太難爲情了吧!」

骊太后覺得自己永遠無顔見先皇於地下了。

「母后是想反悔麽?難道母后還想伺候別人?」

順帝緊逼不舍。

「啊!不是!不是!」

「既然不是,就請母后在先帝的靈前發下重誓,以告慰先帝之靈.」

「這……這……」

「母后快說呀!」

「先皇在上……」

骊太后深吸一口氣,看來是躲不過了,她用顫抖的聲音發誓:「先皇在上,從今以後,臣妾就是皇兒的愛奴了,願意服從皇兒調教,一生一世伺候皇兒。臣妾未能持守晚節,忠於先皇,還請先皇寬恕臣妾的不忠。」

「哈哈哈」,順帝得意地仰天大笑,「父皇不會怪罪母后的。子繼父産不正是祖制麽?父皇泉下有知,肯定會驚訝的,孩兒保證會把母后調教得比父皇在的更淫蕩。」

說完,順帝轉到骊太后面前,擡起骊太后的下巴。

骊太后說完誓言已經羞紅了臉,雍容端莊的氣質再配上滿臉羞愧的表情,別有一番韻味,讓順帝看得怦然心動,一霎那,他覺得自己的陽具暴漲地挺立起來,好像要頂破黃袍一般。

他解開黃袍,拉出早就如巨蟒昂頭一般的陽具,抓住骊太后的頭發,強行把陽具塞進太后的小嘴裏.

「哈哈,既然母后已經答應做朕的愛奴了,那就當著父皇之靈先伺候朕的陽具。母后可要把伺候父皇的功夫都使出來哦!如有半點差池,父皇在天之靈可不會放過母后的!」

「嗚嗚嗚……」

骊太后的小嘴被皇兒的陽具漲滿了,隻能發出含混的聲音。

當她跪在先皇的靈前,被兒子的陽具插滿了小嘴,那種背德感令她羞恥得無可逃遁,然而,隨著抽插的深入,她好像又回到了被先皇臨幸的時刻,快感漸漸地從她身體裏升起,她越來越主動地吞咽著順帝巨大的陽具,好像想把陽具深深地吃進去,讓陽具插進自己的咽喉和食道一樣。

當順帝的陽具插進骊太后的嘴巴時,他被那嘴巴的溫暖陶醉了。

這可是他朝思暮想的小嘴啊,當他偷窺母后與先皇行淫的時候,曾經無數次沖動地想插進那張誘人的小嘴,今天,終於他做到了。

其實,太后的口舌功夫並不比順帝其他的妃嫔高明多少,然而,太后口交時那混合著高貴與淫蕩的表情讓順帝情欲勃發,一想到這張金口玉言之嘴此刻正在盡力地取悅著自己的陽具,順帝的精液忍不住在骊太后的嘴裏爆發出來了。

感覺到順帝射了,骊太后想吐出順帝的陽具,卻被順帝緊緊地抓住頭發,動彈不得,無奈,骊太后隻得吞下了兒子的精液。

看著骊太后的嘴角還流著沒有吞完的精液,就象一幅無比淫靡的圖畫,順帝覺得無比興奮.

他大笑著朗聲對太后說:「現在,朕的精液已經占據了母后的咽喉食道。以後,朕的精液會占領母后的每個腔道。」

順帝的登基大典。

19歲的順帝接受王朝的玉玺,繼承了帝王之位,改年號爲天辰。

繼位儀式完畢,朝禮司儀卻緊接著宣布了一個令文武百官瞠目結舌的儀式:「最後一個儀典:恭請皇上繼承先皇遺孀。」

沒有理會百官們的驚訝,順帝一揮手,宮娥們簇擁著鳳冠霞帔的骊太后走上朝堂。

脫去喪服的太后,穿著盛裝在衆宮娥的簇擁之下走來,舉手投足之間顯得格外雍容華貴,頗有母儀天下的氣質.

骊太后走到順帝的龍椅前跪了下來。

司儀唱到:「請皇太后獻上帝王之鑰」。

在文武百官驚訝的目光下,骊太后雙手顫抖地向順帝捧上一把金光閃閃的鑰匙。

順帝接過鑰匙,問道:「請太后向朕的愛卿講明,此金匙有何用途?」

「這……」

骊太后橫下一條心,說道:「此乃先皇給臣妾的所造的貞操帶之匙。」

「擁有此金匙之人可以做什麽呢?」

「擁有此金匙者,便是臣妾的主人,臣妾但憑驅遣。」

「哈哈哈,那就請母后诏告天下,讓朕繼承先皇的遺物吧。」

事已至此,骊太后完全沒有退路了,文武百官們的眼神有驚訝有鄙夷,她都全然顧不得。

她向衆大臣诏曰:「奉天承運,皇太后诏曰:先皇歸去,皇兒繼位。按本朝祖制,理應子承父産.哀家從今日起由皇兒繼承,哀家的一切都歸皇兒所有。從今往後,哀家但憑皇兒使用驅遣。」

骊太后說完,朝堂裏悄然無聲,太后隻聽得見自己的呼吸和心跳聲。

過了好幾秒鍾,百官裏有幾個會見風使舵的大臣終於反映過來了,搶先向順帝祝頌:「恭賀吾皇喜得皇太后!」

其他的大臣見事情已經這樣,也就無話可說了,於是朝堂上響起一片頌賀之聲。

「哈哈哈!衆位愛卿同喜同喜!」

順帝對眼前形式的演變非常滿意,於是他當著衆臣掀起太后的袍服,露出裏面金光閃閃的貞操帶,他用金匙打開了貞操帶,用剛拿到的玉玺在太后的臀部蓋上一個鮮紅的印章:「從今以後,母后就歸屬於朕了。」

此時,有個平時最善於投其所好的禮部尚書出列奏道:「吾皇萬歲萬萬歲!今日金匙即開,太后歸屬已定。臣等恭請吾皇當庭臨幸太后,以昭示天下太后之歸屬。」

「哈哈哈,愛卿此言甚好。」

禮部尚書的奏議讓順帝龍顔大悅,真是說到他心裏去了。

太后聽到這話,簡直要昏過去了,皇兒要當庭臨幸太后,這可是開天辟地的亂倫之最啊。

她張開嘴想說什麽,但是,她又能說什麽呢?她隻覺得皇兒碩大火熱的陽具猛地從身後插進她的小穴,一直插到了子宮深處,她腦子裏閃過一個念頭:「想不到當年養育皇兒的子宮,竟然被皇兒用陽具插入了。」

陽具的熱力透過她的子宮,穿透她的內腔,她整個人都被那陽具的熱力穿透了。

那一刻,太后覺得自己的魂魄被一股巨大的熱浪抛上了天花闆,她低頭看著下面:莊嚴的朝堂上,滿朝文武怔怔地註視著龍椅;龍椅下,自己面朝大臣們跪著,盛裝的朝服被掀起了後裙,高大的順帝正在用他那粗壯的陽具一下一下地抽插著自己的小穴……當順帝滾燙的精液全部射進太后的子宮時,「啊!皇兒把精子射進孕育他的子宮了!」

想到這裏,太后再也支持不住,昏了過去……當太后醒來的時候,她已經躺在坤甯宮裏了。

她睜開眼睛,看見皇兒英俊的面容就在面前。

「母后醒過來了!」

看著順帝關切的眼神,骊太后心裏又泛起一絲柔情:「哀家沒事了。皇兒不必爲哀家擔憂.」

「哦,母后沒事了嗎?那接著把儀式進行完畢吧。」

「啊!還有什麽儀式啊?」

太后一聽到「儀式」

就嚇得魂飛魄散,不知道順帝還有什麽名堂,她已經有個預感:在行淫的本事上,順帝會比他的父皇有過之而無不及。

太后害怕的樣子讓順帝覺得很有趣,讓自己的母親對他害怕,順帝心裏就冒出惡作劇的快樂火花。

「得知朕繼承了母后,雲夢國王特地進獻了一份稀世禮物給母后。讓朕給母后戴上吧。」

順帝回頭對宮娥一揮手,宮娥捧上來一個純金打造的盒子,啓開盒蓋,裏面躺著一紅一白兩隻鴿蛋大小的珠子,看起來晶瑩剔透,最特別的是,珠子裏面是镂空的,各裝進了一隻純金的小鈴铛,做工之精巧,令人歎爲觀止。

「這是做什麽的?」

「母后有所不知。此物名叫魔幻媚珠,乃雲夢國的國寶之一。這兩顆珠子是稀世的冷玉和火山瑪瑙浸在十多種奇淫無比的牝獸淫汁裏淬煉成的,紅色的火燙,白色的冰冷,把它們放進女人的陰戶之中,會隨著女人的行動來回滾動,一冷一熱刺激陰戶內壁,令女人隨時都春情欲動。而珠內的兩顆鈴铛,會隨著珠子的滾動發出響聲,太后走到哪裏,大家都會聽到太后陰戶裏的鈴铛聲。」

「啊!竟有這等東西!」

骊太后一面感慨人們爲了行淫的種種機巧,一面又在想象這兩顆珠子放到自己的小穴裏會是何等滋味。

「呵呵,不過,這兩顆珠子還有一個更奇特的地方,就是會在行淫的時候,隨著陽具來回滾動,更加刺激小穴哦!天下女人,隻有象母后這樣的尤物才有資格享用如此珍寶,母后開心麽?」

生了一個這樣的兒子,骊後不知道應該慶幸還是悲哀。

然而,骊太后一面滿臉通紅地聽著順帝的描述,下面的小穴卻又不知不覺地濕潤了。

太后的反應沒有逃過順帝犀利的眼睛,他一把扶過太后,掀起太后的亵褲往小穴裏一摸,水汪汪地都是太后的愛液。

「哈哈,母后等不及了把,皇兒這就爲母后戴上媚珠罷.」

順帝不由分說,拿起兩顆珠子,掰開太后的小穴就往裏塞。

太后的小穴已經非常潤滑了,兩顆鴿蛋大的珠子很順利地塞進了太后的小穴。

太后隻覺得小穴裏頓時一冷一熱,刺激無比。

順帝這時侯脫掉龍袍,把早已硬邦邦地陽具插入了太后的小穴:「母后好好嘗嘗媚珠的滋味吧」。

媚珠的鈴铛發出清脆的樂聲,爲如此淫靡的母子亂倫之戲伴奏著。

那媚珠果然神奇無比,隨著陽具的抽插回來滾動,一冷一熱,弄得太后的小穴奇癢無比。

在媚珠的刺激下,太后不再是被動地被抽插,而是主動挺著陰戶迎接順帝的陽具,簡直巴不得那陽具能插到子宮裏.

感覺到媚珠繞著自己的陽具轉動,順帝忽然來了靈感,想起小時候玩過把珠子彈進洞裏的遊戲:「母后,兒臣要玩彈珠子的遊戲了。」

順帝調整了一下角度,一記沖擊,準確地把那顆滾燙的媚珠頂進了太后的子宮.

滾燙的媚珠在子宮裏滾動著,太后的子宮不禁一陣劇烈地抽搐痙攣。

「還有一擊!」

順帝話音未落,另一顆冰涼的媚珠又被射進了太后的子宮,「啊!啊!哀家要丟了!」

如此強烈的刺激令太后全身都抽搐起來了。

「最後一擊!」

順帝最後深深的一記沖刺,生生地把碩大的陽具突破了太后的子宮口,插進太后的子宮深處,順帝的精液猛烈地在親生母親的子宮裏噴發著……從此,順帝對他的三宮六院興趣全無,太后每天侍奉在順帝左右,當順帝批閱奏章的時候,她就跪在龍案下用口舌侍奉順帝的陽具。

順帝休息的時候,就讓太后跪伏在地上,用挺立的陽具抽插太后的小穴。

媚珠在太后的小穴裏滾動著,讓她欲仙欲死,於是,太后銷魂的媚叫和媚珠清脆的鈴铛聲混合成一首令人血脈忿張的行淫曲,在皇宮的上空回蕩著……順帝寵愛地把太后叫做——「媚珠」。二、太后奶牛

一天,順帝用膳時喝了一杯鹿乳羹,乳羹雪白香醇乳香撲鼻。

乳香的味道突然讓他靈光一閃,他想起小時候母后給他喂奶的情形了。

順帝斷乳很晚,到三歲了都還舍不得母親的乳頭.

骊後愛子心切,雖然宮中備有乳娘,但見順帝如此癡迷吃奶,也就甘願犧牲自己由得順帝吃奶到了四歲.

那些日子,骊後喂完小皇子的奶,晚上侍寢的侍侯,豐碩的乳房又被皇上頻頻把玩。

骊後的乳房同時被皇上和皇子兩代人享用著……想到這裏,順帝扭頭對身邊的骊太后問道:「母后現在還有乳汁麽?」

骊太后對皇子的問話莫名其妙:「皇兒都19歲了,哀家現在哪裏還會有乳汁啊?」

「嘻嘻,可是皇兒好想再吃母后的奶呢,母后說怎麽辦呢?」

「啊!請皇兒別取笑哀家了!哀家早就沒有奶了。」

順帝的話讓骊太后的臉一下子紅了,以前給順帝喂奶,他還是個小孩子。

現在要給一個長成大男人,貴爲皇帝的順帝喂奶,讓她太難爲情了。

何況,她早就沒有奶水了,怎麽可能再給順帝喂奶呢?「

母后現在沒有奶了麽?有什麽辦法讓母后出奶呢?「

順帝沈吟片刻,派人去把禦醫請了來。

禦醫急急忙忙來到乾陽殿,順帝問禦醫:「有什麽辦法讓太后出奶麽?」

「啊!這個……這個……」

禦醫被皇帝匪夷所思的問話嚇了一大跳,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在一旁的骊太后更是羞得把頭深深地低了下去。

「你吞吞吐吐做什麽?連這點事情都沒有辦法,朕還要禦醫何用?」

順帝見禦醫遲遲疑疑地,很不高興.

「這個,這個,辦法倒是有的。以前宮中乳娘催乳多用此秘方。」

「大約需要多長時間可以出奶?」

「十天左右。」

「隻是……隻是……」

「隻是什麽?」

「此方催乳會痛癢難捱,恐對太后千金之體有礙.」

骊太后在一旁聽了,身體禁不住微微發抖。

「哦?除了痛癢難捱,還有其他傷害身體之處麽?」

「那倒是沒有。就是,就是太后以後可能會性欲非常旺盛。」

禦醫誠惶誠恐地說著。

「哈哈,那就更好,朕求之不得。速去把藥配來,給太后煎上。」

「母后願意做皇兒的奶牛麽?」

順帝興沖沖地回頭抱過太后顫抖的身子。

「不要!請,請皇兒開恩,放過哀家吧。」

「母后不願意爲皇兒再犧牲一次麽?皇兒可是好想吃母后的奶哦!」

「可是……可是……」

想到宮中那些乳娘被催乳時候無比痛苦的樣子,骊太后連話都說不順暢了。

「別可是了,母后就遂了皇兒的心願吧。」

順帝一邊撒嬌地對骊太后說話,一邊又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對太監下令,「藥煎好以後,好好侍侯太后服用。」

接下來的日子對於骊太后來說,真是苦不堪言了。

催乳的藥果然非常有用,喝下去才兩天,乳房就開始膨脹了,隨著乳房的膨脹,骊太后覺得時而有無數隻螞蟻在乳房裏爬,時而又有無數根銀針在乳腺裏紮,骊太后的千金嬌貴之身哪裏受過這樣的罪。

喝到第五天的時候,生不如死的骊太后拒絕喝藥,她實在受不了那種痛苦了。

太監報告了順帝,順帝趕到太后的坤甯宮.

「母后爲何不繼續喝藥了?」

順帝的聲音裏帶著一絲不快。

「皇兒饒了哀家吧,催乳太難受了!」

骊太后眼淚汪汪地望著順帝。

梨花帶雨的骊太后讓順帝心裏泛起一絲憐惜和心疼,但是,他很快壓住了自己心裏的憐惜,爲了他以後更大的快樂,爲了把母后調教成絕代尤物,他現在必須硬起心腸來。

於是,他回頭對太監監事問:「太后不尊朕的旨意,應該如何處罰?」

「回禀皇上,應處杖責五十。」

「那好,執行吧!」

骊太后被順帝的命令嚇壞了,她壓根兒沒有想到順帝會那樣懲罰她。

當幾個太監走過來,把她按在長凳上,掀開她的袍服時,她才反應過來,皇兒是真的在懲罰她了。

「啊!不要!不要!」

她徒勞地掙紮著,眼看著太監掀起了自己的內裙,整個雪白豐滿的臀部赤裸裸地出現在太監們的眼前。

貴爲一國之母,竟然被皇兒懲罰?竟然把臀部亮出來讓卑下的太監責打?骊太后羞不可抑,恨不得有個地縫可以鉆進去。

不過,火辣辣的巨痛很快代替了太后羞恥的感覺,在劈裏啪啦的聲音裏,太后雪白的臀肉在飛舞的闆子下痙攣著,顫抖著,由白變紅,由紅變腫.

其實,施刑的太監們都會察言觀色,知道皇帝並非要真心懲罰太后,所以,他們下手並不是很重,但是,即便如此,也讓養尊處優的太后消受不起了。

開始她還力圖在太監面前保持自己的威儀,忍住痛不叫出聲來。

然而,後來,火燒火燎的痛讓她再也忍不住大聲哭叫著求饒:「啊!請皇兒恕罪!哀家知錯了!」

「既然知錯,錯在何處?」

「哀家願意做皇兒的奶牛了。」

「母后不是受不了催乳的痛苦麽?」

「嗚嗚嗚,哀家願意爲皇兒受苦,再痛苦都願意。」

「真的願意麽?」

「嗚嗚嗚,願意!願意!」

「哈哈,這才是我的好母后。繼續好好喝藥吧,早點把乳汁發出來哦。」

責打完畢,太監扶起披頭散發的骊太后,骊太后乖乖地把藥喝完了。

順帝看著骊太后,這時候,儀態端莊的太后被打得又羞又痛狼狽不堪,然而,骊太后這個樣子卻激起了順帝的欲望。

順帝走上前,把太后的胸衣褪下來,檢查著她的雙乳,看催乳藥的效果如何。

骊太后在太監面前裸露了臀部,然而她更沒有想到連乳房也沒能逃脫曝光的惡運.

但是,她不敢反抗順帝,就象一隻待宰的羔羊一樣任憑順帝玩弄。

太后的乳房明顯比以前飽滿了,白皙鼓脹的乳房連經絡都可以看到。

順帝饒有興趣地把玩著柔軟而富有彈性的乳房,時不時輕輕彈一下飽滿得象葡萄一樣的乳頭.

太后的乳房已經在催乳藥的作用下變得極端敏感。

在順帝的玩弄下,開始太后還極力忍住乳房上一波又一波刺激的快感,想維護國母最後的一點尊嚴,然而最後她忍不住在太監們的註視下呻吟起來。

順帝見狀愈加來了興緻,他命令自己的的隨從太監,去檢查骊太后的小穴是否濕潤。

當太監的手指伸進骊太后的小穴時,「啊!不可以!」

太后無處躲閃,羞不能抑,巨大的羞恥讓她全身激靈靈打了個冷戰,而愛液卻更加洶湧地流出來了。

太監把沾滿太后愛液的手指給順帝驗看的時候,太后已經在羞恥中達到了一個高潮。

「哈哈哈,」

順帝很高興太后如此敏感,「母后看起來真象一頭發情的奶牛了。母后還不快快請皇兒臨幸麽?」

「這個,這個……」

雖然最後一絲殘存的理智和尊嚴告訴骊太后說不可以那樣,但是,骊太后已經不得不向噴薄而出的欲望繳械投降了。

她用無比羞恥而渴望的聲音低聲請求順帝:「請皇兒臨幸奶牛」。

當順帝的碩大陽具插進骊太后小穴的時候,羞恥、疼痛、刺激、快活把骊太后扔上了九霄,在太監們近距離的視奸下,太后在一浪又一浪的高潮中欲仙欲死……後來的五天,太后的日子更加難熬,爲了讓催乳的效果更好,順帝命令太監監事每天伺候完太后喝藥,就把骊太后綁在宮裏的柱子上,並且用羽毛輕輕刺激挑逗乳房,讓乳房在興奮的狀態中更快地出奶。

太后的感覺就象在地獄和天堂之間徘徊,坤甯宮裏經常傳出太后夾雜著無限痛苦和快樂的呻吟,太后那銷魂婉轉的聲音讓宮裏飼養的小動物們都提前發情了。

這十天,順帝也好像經曆了無比漫長的等待,他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壓抑自己的好奇和沖動。

第十天終於到了,下朝之後,他匆匆趕到坤甯宮去。

太后被綁在柱子上,穿著富麗典雅的華服,卻裸著胸脯,兩個太監正各持一根羽毛輕輕地在太后乳房上拂動。

太后臉頰顯得有些消瘦,而乳房卻非常豐滿,看起來裏面已經有飽脹的乳汁了。

看到順帝來了,兩個太監退到一邊。

「看來,母后可以出奶了。」

順帝走上前捧起太后的乳房,使勁吸了一下,隨著太后發情一般的呻吟,甘甜的乳汁汩汩地流進了順帝的嘴裏.

這真是無比亂倫的場景:35歲的母親喂19歲的兒子吃奶!端莊的太后身穿鳳袍被綁在柱子上,卻裸露著雙乳,任憑長成大人的順帝亵玩豐滿的乳房。

感覺到順帝的嘴唇在吸吮自己的乳頭,太后的臉上泛起一陣紅暈,有點難爲情,但是敏感的乳房上更多的興奮刺激逐漸取代了羞恥,太后在順帝的吸吮下動情地呻吟開了。

順帝好像又回到了小時候,當母后的乳房從他嘴裏拿走的時候,他是那麽傷心欲絕;當看到父皇在吸母后的奶,他心裏充滿了妒忌,他發誓有一天要占有母后的乳房。

這一天終於讓他等到了,他的太后奶牛終於培育成功了。

順帝滿意地吃完奶,對太后說:「母后從此就是皇兒的奶牛了。母后要每天給皇兒供奶。皇兒高興的時候,就把母后的奶賜給大臣們喝。」三、菊花綻放

一夜,順帝和太后雲雨已畢。

順帝突然對太后說:「母后還有一個洞沒有給皇兒呢?」

「還有?哀家的嘴巴和小穴不是都給了皇兒麽?莫非皇兒還想……」

「嘿嘿!母后果然明白兒臣的心思。」

「啊!那可是萬萬使不得呀!菊花之戲,乃煙花巷娼妓所爲,哀家貴爲國母,豈能做如此淫賤的勾當?」

「母后,你就遂了皇兒的心願吧!」

順帝一見太后不從,又拿出撒嬌的本事了。

「那是萬萬不可的,你先皇也未曾如此過.」

「正是先皇未曾用過母后的菊花,兒臣才更要用。不然,兒臣怎麽能占領母后所有的腔道呢?」

「不可以,皇兒如要強迫哀家,還不如賜哀家一死算了。」

「哼,母后讓朕不開心了。」

順帝見太后軟硬不吃,生氣地拂袖而去了。

一連幾天,順帝不再臨幸太后。

太后在坤甯宮中坐臥不甯,順帝沒來之前,她害怕被順帝逼迫做菊花之戲;但是,順帝果真不來了,她又擔心順帝真的生氣不再寵愛她了。

正在患得患失之間,一天早晨,太后剛剛梳洗完畢,宮裏的太監總管來了。

太監總管展開皇帝的诏書高聲念道:「奉天承運,皇帝诏曰:皇太后有違吾皇聖意,特處以廷戒之刑,以示儆尤。欽此!」

太后聽完聖旨倒吸了一口涼氣,廷戒之刑???那真是生不如死了。

「啊!不要!不要!」

她連連退後,想要躲避步步緊逼的太監,然而,做了順帝的尤物,縱使天下之大,太后又能躲到何處去呢?太監總管陪笑著說:「這是皇上的意思,太后還是不要徒勞反抗了吧。」

說完一使眼色,跟隨的行刑太監們就朝太后逼了過來……今天上朝的時候,大臣們都懷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錯了。

在大殿門口擺著一個巨大的雕花圓桌,高貴的太后鳳冠霞帔,身上的鳳袍華麗典雅,國母之氣直逼大臣們的眼睛。

然而,太后的姿勢卻讓大臣們匪夷所思了。

太后的手腳卻被4個鐵鎖扣呈「大」

字形固定在圓桌上,太后象狗爬一樣高聳著臀部趴在圓桌上。

更加讓大臣們匪夷所思的,是太后富麗堂皇的鳳袍竟然被掀起了後襟,露出了雪白的屁股,那兩團白色粉嫩的肉在鳳袍富麗耀眼的顔色襯托下顯得格外刺目。

大臣們低聲議論著:「太后爲何露出臀部?莫非是亮臀之刑?」

「不會吧?亮臀之刑是懲罰民間蕩婦用的,豈能用在太后身上?」

「太后雍容華貴,不愧爲國母。隻是,這個姿勢好像和太后的身份不相稱啊。」……議論的聲音傳到骊太后的耳朵裏,讓她羞憤難當,真希望一頭撞到牆上死了算了。

偏偏四肢又被牢牢地固定在桌上,連掙紮都不可能。

太后能做的,就是緊緊地閉上眼睛,把頭深深地低下而已。

正在大臣們議論紛紛的時候,宮廷司儀出來對上朝的大臣說:「皇上有令,太后有違聖意,特處廷戒之刑。諸臣在進殿之時,皆可用手中象笏責打太后,以示儆尤。」

「哦!原來如此!」

這時候,大臣才知道太后被處以廷戒之刑了,那華服之下露出來的粉嫩屁股,正是給大臣們任意責打的。

開頭的幾位大臣還礙於情面,不好意思過分責打太后。

隻是用象笏,輕輕責打太后的屁股。

象笏打在太后的屁股上,發出清脆的聲音,那聲音漸漸把大臣們的施虐欲挑逗起來了。

既然是皇上下令責打的,大臣也就越來越放肆,象笏紛紛在太后粉嫩的屁股上打得啪啪有聲。

這可是苦了太后,上朝的大臣少說有好幾十位,一人打幾下,太后也要被責打上百下。

隻見象笏紛飛,太后趴在圓桌上痛苦地扭動,幾種痛苦在她身體上肆虐著,她緊緊地咬著嘴唇,發出苦悶的呻吟,額頭的汗珠開始流了下來,好像在極力忍耐著什麽.

到最後,太后的忍耐終於到了極限,隻見她的菊門緊縮了幾下,一股雪白的乳汁從太后的菊門裏噴了出來,一道雪白的噴泉在太后和大臣們中間噴灑開來,幾個全無防備的大臣被噴了一頭一臉,太后美麗的鳳袍也被乳汁噴髒了。

「身爲國母,竟然在大臣們面前如此失儀,真是萬死難以自贖了!」

想到這裏,太后在巨大的羞恥感中失聲痛哭起來。

順帝不動聲色地高坐在龍椅上,大殿外的發生的事情,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這一切正在他一手策劃出來的。

原來,順帝不僅僅要讓太后被衆大臣責打,還授意太監提前用水槍把太后乳房裏擠出的乳汁註入太后的菊門.

順帝早就料定,無論太后如何強忍,那乳汁最終是會噴出來的。

那時候,太后當衆就成了人乳噴泉了。

順帝如此做,不僅要懲戒太后,讓她對自己絕對服從,以後不敢違抗自己的意思;另一方面,還要令太后羞辱,把她調教成自己喜歡的羞恥玩物。

因爲,隻有太后的千金之身和雍容華貴的氣質,才具備做羞恥玩物的氣質.

讓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太后做那些令人羞恥的事情,才能和她的高貴形成巨大的反差,而這樣的反差,正是讓順帝心醉神迷的女人的性感魅力。

看見太后被做成人乳噴泉,太后最後羞得失聲痛哭,這樣的場景讓順帝的陽具在龍袍下面脹得發痛了,順帝恨不得立刻就把陽具插進太后的小穴裏.

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還得忍一忍,」

順帝在心裏告誡自己。

順帝雙手緊緊地抓住龍椅的扶手,強自把內心翻騰的欲望壓了下去。

爲了讓太后成爲夢寐以求的絕代尤物,他現在必須克制自己,才能慢慢品味這個漫長的調教過程帶給他的巨大歡悅。

於是,他示意太監們把還在失聲痛哭的太后擡回宮去,讓大臣們進殿議事。

太監們把圓桌和太后一起擡回坤甯宮,太后還是嘤嘤地哭泣著。

乳汁橫流,浸濕了鳳袍,太后看起來非常狼狽.

一個太監走上前,把禦用的金創藥輕輕地塗在太后紅腫的屁股上。

禦用的金創藥果然療效很好,太后隻覺臀部涼涼的,先前火辣辣的巨痛正在慢慢消退。

羞辱和疼痛終於結束了,太后剛剛松了一口氣。

如果她知道這一切隻是順帝調教太后菊花的開始,不知道她會做何感想。

也許,她早就該知道,順帝不會放過她身上的每一個洞穴的。

又一個太監走上來,拿著一瓶藥膏,掰開太后的菊門,輕輕地把藥膏擠了進去。

「啊!這是什麽?」

「啓禀太后,這是西丹進貢的後庭媚藥。皇上下令給太后塗上的。」

「啊!萬萬不要!」

太后掙紮著想躲開太監往菊門塗抹藥膏的手,然而,她卻忘記自己還被牢牢地固定在圓桌上,根本不能動彈半點,隻能任由太監的手深入菊花,把涼涼的藥膏塗抹在菊花深處。

太監塗完藥膏,退下去了,太后繼續以狗爬的姿勢趴在桌子上。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藥膏開始起作用了,太后隻覺得菊花深處越來越熱,好像有無數隻螞蟻在爬動,奇癢難熬。

「啊呀!啊呀呀!受不了啦!快來人啊!」

一個太監應聲從門外進來,手裏拿著一根奇怪的象牙棒。

棒子有一尺來長,雕成一顆顆珠子的形狀,從小到大,小如櫻桃大似雞蛋。

太監把小的一端插進太后的菊門,突然的刺激讓太后全身一陣戰栗。

「這是做什麽?」

太后被嚇壞了。

「回禀太后,這皇上命令用來給太后止癢的後庭象珠棒。」

說完,太監緩緩地把象珠棒向太后的菊門推進.

太后被象珠棒插得羞憤不已,但是,隨著珠子的插入,菊門裏的奇癢好像稍微減輕了一些。

太監把象珠棒插進去半尺左右就停了下來,開始緩緩地向外拉動。

一顆顆珠子摩擦著稚嫩的菊花內壁,帶給了太后前所未有的刺激。

隨後,太監又把象珠棒緩緩插進太后的菊門,如此反反複複。

太后柔嫩的菊門緩緩地吞吐著一顆顆的珠子,奇癢漸漸消散,一種奇異的快感開始從菊花內壁滋生出來了。

順帝早朝回來,悄悄來到坤甯宮.

他在簾子後面看著母后的菊門被太監用象珠棒抽插著,太后發出半是痛苦半是快活的呻吟。

看了一會,他悄悄地退出坤甯宮,對跟在後面的太監總管說:「做得很好。對太后嚴加看管!每天給太后抽插四個時辰,早上依然把太后擡到朝堂受廷戒之刑。」

第二天,當太后醒來的時候,才知道噩夢並沒有過去。

當宮女照顧太后梳洗打扮完畢,穿上華麗的鳳袍。

太監們依舊來把她固定在圓桌上,用水槍向菊門裏註入她自己的乳汁,然後把她擡到大殿門外受廷戒之刑。

大臣們漸漸體會到其中的樂趣,在責打太后的時候,都變著方兒地羞辱刺激太后,讓太后在又羞又痛中飽受折磨。

當太后的菊門忍不住噴出乳汁的時候,大臣們都大笑著躲開,讓乳汁全部噴灑在太后的光屁股和高貴精美的鳳袍上,令她羞不自勝。

被廷戒完畢,太后依舊被擡回坤甯宮,太監繼續在她的菊門裏塗抹媚藥,等太后奇癢難忍高聲求救的時候,再用象珠棒在太后的菊花裏來回抽插4個時辰。

就這樣,太后天天在無盡的羞恥與痛苦中煎熬著,在高潮與饑渴中輪回著。

每隔一天,太監就把象珠棒多插進去一顆珠子,到第九天的時候,太后的後庭已經差不多可以吞吐整根象珠棒了。

第十天,太后又被擡到大殿門外接受廷戒之刑,太后倉促中遙遙看了一眼順帝。

順帝高坐在龍椅上,離她是那樣遙遠.

這時候,太后才發現,順帝對她的寵幸和折磨才是她最大的幸福,一旦失去了順帝的寵幸和折磨,她的幸福也隨之而去了。

但是,順帝已經很多天不理太后了,好像完全把太后忘記了一樣,任憑大臣們羞辱責打她,任憑太監們擺弄調教她。

失寵的絕望象一隻巨手,緊緊地扼住了太后的心。

終於,在羞恥與痛苦中煎熬的太后心力交瘁,在她噴灑出來的人乳噴泉裏昏了過去……當太后在鳳床上醒來的時候,臀部的疼痛已經消退,菊門裏卻是奇癢難忍。

她試著活動了一下身子,奇怪的是,這次太監們居然解開了她手腳上的束縛.

鳳床上正放著她熟悉的那根象珠棒,菊門裏難熬的奇癢讓太后顧不得尊嚴體面,取過象珠棒就反手往自己的菊門裏塞。

那些珠子一顆一顆地被太后的菊花吞了進去,裏面的奇癢才稍微減輕了一點,太后這才滿足地輕輕歎了口氣。

「母后爲何歎氣?」

順帝的聲音從珠簾後面響起,把太后嚇得一哆嗦。

順帝犀利的眼神望著還深深地插在太后菊門裏象珠棒:「母后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比煙花巷的娼妓還淫蕩麽?娼妓們可是不會用象珠棒自插菊門的哦!這樣淫賤的事情隻有母后才做得出來吧!」

太后羞得無法面對自己的兒子:自插菊門被兒子看見,再也沒有比這更羞恥的事情了。

順帝走上前,擡起太后的下巴,他喜歡一面羞辱她,一面看她臉上含羞欲死的表情。

對於順帝來說,再也沒有比這更有樂趣的事情了:「甯死不做菊花之戲的太后居然淪落到自插菊門,可悲可歎呀!」

「啊!皇兒別再懲罰母后了!母后受不了啦!」

看見順帝熟悉的面容,太后這些天來受的羞辱委屈都爆發出來了,一把抱住順帝哭得泣不成聲。

順帝推開太后,一把抓起她的頭發,厲聲問道:「母后以後還敢違抗朕的旨意嗎?」

「不敢了,不敢了。」

「母后願意把菊花獻給朕麽?」

「願意,願意!」

順帝的臉色這才變得柔和起來,他在太后清減了的臉頰上輕輕地吻了一下:「這才是朕的好母后。母后還不快懇請朕采摘你的菊花麽?」

太后這下再也不敢反抗順帝了,失而複得的喜悅又讓她喜極而泣。

她把象珠棒從菊門裏抽出來,在鳳床上乖乖地趴好,把臀部高高翹起,露出淡褐色的菊花。

「懇請皇兒采摘哀家的菊花!」

象珠棒剛剛從菊門裏抽出,柔嫩的菊花還來不及合上,象小嘴一張一合,似乎急切地想吞進順帝的陽具了。

順帝挺著早已怒立的陽具噗地一聲插進了太后的菊門.

太后的菊花立刻被順帝粗大的陽具脹滿了,後庭被充滿的感覺讓太后發出了銷魂的媚叫,太后主動扭動著臀部迎合順帝的抽插。

順帝的陽具插進了太后溫暖的菊花,菊花裏的肛肉一圈一圈緊緊地包裹著他的陽具,望著在陽具下呻吟扭動的太后,順帝心裏充滿了快意。

今天,他終於全部占有了母后的洞穴,連先皇不曾占有的菊門也被他徹底攻克了!從今往後,沈朝高貴的國母完全淪爲自己的尤物了,兒時萦懷多年的夢想終於實現了!想到這裏,順帝大喝一聲,把滾燙的精子都射進了骊太后的直腸裏。四、元宵禦宴

時光荏苒,轉眼間一年過去了。

順帝的「子蒸母」

之戲非但沒有引來傳說中的天怒人怨,國家卻比以往更加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了。

隻是在王公貴族們中間,「子蒸母」

之風開始悄然盛行了。

這年春天來的特別早,時近元宵就已經春意融融和風徐徐了。

元宵節這晚,順帝準備在禦花園舉行一個特別的禦宴,借此向大臣們展示他精心培育的太后尤物。

王公大臣們來到禦花園,禦花園裏張燈結彩亮如白晝,百花盛開芬芳馥郁,一派佳節勝景。

諸大臣坐定,順帝說道:「衆位愛卿,值此元宵佳節,普天同慶.爲犒勞衆愛卿操勞國事,朕特命太后爲衆愛卿賜酒。來人啦,把太后請上來。」

隨著一陣轱辘之聲,太監們推上來一架奇怪的木車,木車裝有兩個木輪,木輪上有一個圓桌大小的圓盤,圓盤上交錯樹立著兩個高高的門字架,這就是傳說中帝王行樂的如意車。

架子上披著彩雲般的織錦,把架子下面遮蓋得嚴嚴實實。

隨著木車的滾動,依稀傳來鈴铛的聲音。

順帝叫把架子上的織錦揭開,衆臣一看,下面的陽具都紛紛立了起來。

架子上吊著的正是太后!太后被吊成單飛燕的姿勢,單腳踮著站在圓盤上,身體和另一支腳呈一字平行吊著。

今天,太后披著一襲鮮紅的紗衣,紗衣上用金絲繡著朵朵牡丹,顯得十分雍容富貴.

那紗衣是名貴天竺紗做的,十分透明,在鮮紅紗衣的披裹之下隱約可見太后雪白的肌膚和豐腴的身段。

更爲特別的是,那紗衣竟然在胸部和裆部都開了口,露出了太后的雙乳、臀部和陰部,太后豐腴白皙的乳房和臀部在鮮紅紗衣的襯托之下格外誘人,讓人産生一種想要玩弄的瘋狂沖動。

順帝把大臣們垂涎三尺的表情看在眼裏,他哈哈一笑說:「爲了犒勞衆位卿家,太后今天親自爲衆卿賜酒。太后用自己的乳汁,愛液調上菊花裏溫熱的國窖酒賜給衆位愛卿。」

聽了順帝的話,衆臣才註意到太后的後庭插著一根純金的管子。

宮娥們用酒杯在管子下面接住從太后菊門裏流出來的瓊漿;再用毛筆輕輕挑逗太后的小穴,接住裏面流出的愛液;最後,從太后的乳房裏擠出乳汁,調和成酒。

宮娥們來來回回忙和了半天,才把大臣的酒都斟好了。

而這時的太后已經被折騰的面色酡紅,嬌喘連連了。

大臣們一起舉杯,祝順帝萬壽無疆。

等衆臣們細細地品完酒,順帝笑著問:「衆愛卿,太后賜酒,滋味如何?」

大臣們紛紛稱贊,說是天下無雙,把順帝說的哈哈大笑。

酒至半酣,順帝突然提議道:「衆位愛卿,今日乃元宵佳節,民間有對對聯之習俗。各位愛卿也不妨來對對聯,以悅朕意。」

「好啊!」

「好啊!」

順帝的提議得到了王公大臣們的贊同。

這時,一位翰林學士問:「此議好甚好,但是,以何爲題呢?」

順帝莞爾一笑,指著如意車上吊著的太后說:「就以太后爲題吧。寫得好的愛卿,可以用毛筆蘸著蜂蜜在太后身上寫下對聯,並且把蜂蜜舔幹淨。」

「甚好!甚好!」

順帝的提議得到了衆臣的熱烈擁戴,紛紛摩拳擦掌要一顯才華,以獲得亵玩太后的千載良機.

禮部尚書急不可耐地站了出來,搖頭晃腦地念道:「臣有一對聯獻上:骊後尤物絕千秋,沈朝淫名傳萬代。」

話音一落,衆人齊聲叫好。

翰林大學士評道:「此聯有氣魄,雅俗共賞.」

順帝也暗自點頭,心想禮部尚書真是個會拍馬屁的主兒。

作爲獎賞,禮部尚書一步三搖地走到太后面前,拿起毛筆,飽蘸蜂蜜,筆走飛龍,在太后雪白的乳房上寫下了對聯。

對聯的內容已經讓太后羞容滿面了,禮部尚書在她乳房寫字的時候,更是讓她敏感的乳房刺激不已。

太后努力咬著自己的嘴唇,不讓自己發出淫蕩的叫聲。

然而,禮部尚書寫完對聯,雙手捧起太后豐滿的乳房,有滋有味地舔了起來。

順帝看得出來,這禮部尚書肯定是花間老手,捧著太后的雙乳,又吸又卷又舔又挑又咬,直把看家的口舌功夫都使出來了。

太后本來敏感的乳房哪裏經得起如此技巧的挑逗,不出半柱香功夫,太后就在禮部尚書的舔弄下,媚叫連連,小穴裏的愛液順著大腿亮晶晶地流了下來。

禮部尚書剛落座,翰林大學士就站了起來。

他捋著長髯,不緊不慢地說道:「方才尚書的對聯雅俗共賞.我作一幅雅對獻給太后:白雪山上櫻桃紅,綠茵地裏菊花黃.」

「好對!」

衆大臣齊聲喝彩。

大學士用四種顔色喻太后身上的性器,對仗工整,構思巧妙,連順帝也頻頻點頭:「大學士果然是沈朝飽學棟梁,此對高雅婉曲,寓意巧妙。」

當大學士走近太后的時候,太后在心裏暗叫了一聲「完了」。

其實,大學士正是太后娘家的人,論輩分是太后的舅舅。

如此舅甥相戲,更是亂倫。

大學士拿起毛筆,轉到太后身後,他的目標是太后的小穴。

他拿起毛筆在太后肥厚的陰唇上慢條斯理地用蠅頭小楷寫下對聯,足足寫了半柱香功夫。

當大學士寫完對聯,太后在亂倫的羞恥和大學士的妙筆挑逗之下忍無可忍,長叫一聲,愛液橫流,竟然當著衆臣高潮了。

太后還沒有從高潮中恢複過來,宴席上又有一個大臣鬧鬧嚷嚷地站了起來。

順帝和衆大臣一看,都禁不住笑了。

這位大臣長得五大三粗,豹目虬髯,正是沈朝戰功赫赫的左將軍。

大家都知道,左將軍在戰場上是骁勇善戰的英雄,但是,要論文才,他就完全不是那塊料了。

左將軍不僅沒有讀過幾本書,就連寫自己的名字都很勉強。

順帝忍住笑問:「左將軍也要對對聯麽?」

左將軍粗聲大氣地說:「別瞧不起俺,俺小時候也對過對聯。」

「好,那就請左將軍一展才華.」

左將軍望了一眼剛剛高潮之後性感妩媚的太后,咽了一口唾液,鼓足勁兒憋出一句:「一對大白奶子,兩片肥厚尻腚」。

衆人先是楞了一下,隨即爆發出哄堂大笑。

衆大臣笑得前仰後合,順帝差點把嘴裏的酒也噴了出來。

半晌,大家才止住笑,大學士問道:「將軍這也算對聯麽?」

左將軍不服氣道:「大學士說說,我的對聯有錯麽?」

順帝覺得左將軍爲人粗率倒也可愛,笑著說:「沒錯,沒錯.左將軍這對聯雖然很俗,倒也很切題.將軍可以享用太后了。」

左將軍得意地斜了衆大臣一眼,昂首闊步地走到太后跟前,抓起毛筆在蜜罐裏狠狠地攪和了一下,然後在太后的臀部和菊門處亂寫一氣,至於他到底寫的是什麽字,大家就不得而知了。

左將軍好像對太后的菊門特別感興趣,毛筆在太后的菊花上畫來畫去,孩有意無意把毛筆插進太后的菊花裏,直把太后的菊門弄得奇癢難忍。

左將軍畫了半天,看見太后的股溝裏已經流滿了蜂蜜,他滿意地放下筆.

捧起太后的屁股,把整個腦袋都埋進太后豐腴的屁股裏,轉動著粗糙的舌頭呼哧呼哧地舔著太后的股溝和菊門.

他那鋼針一樣的虬髯紮得太后媚叫不斷,當他把舌頭伸進太后菊門深處攪動的時候,太后再一次長叫著高潮了……宴會大約進行了兩個時辰,席間王公大臣們一一作對,紛紛上前猥戲太后,讓太后先後經曆了數十次高潮。

禦宴上,大臣們的哄笑聲、喝彩聲,媚珠的鈴聲、太后半哭泣半欣悅的媚叫聲響成了一遍。

順帝觸景生情,站了起來說道:「朕也來對一副,以助酒興:鈴聲哭聲媚叫聲聲聲入耳,口戲乳戲菊花戲戲戲銷魂。」

「好啊!」

「妙啊!」

大臣們紛紛喝彩。

順帝志得意滿地走向被高潮折磨得快要虛脫的太后:「媚珠!值此佳節良辰,母后也該爲自己對一聯!就以『子蒸母』爲題罷.」

聽到順帝叫自己,媚眼如絲的太后勉強打起精神,用僅存的神志脫口念道:「民悅臣悅夫君悅不若子悅,人母國母子蒸母堪賽淫母。」

「好!」

衆大臣大聲叫好。

「母后真不愧是沈朝第一才女呀!哈哈,如此人妻,如此淫母,真是千古難求啊!」

順帝的話聽在太后的耳朵裏,不知道是贊美還是諷刺。

想起她這一年來所經曆的,太后百感交集:哎!既然做了兒子的玩物,就一切認命吧。

正想著,太后的小嘴突然被順帝巨大的陽具塞滿了,不知道什麽時候,順帝登上了如意車:「今天,朕就當著衆位卿家的面,來檢閱一下這天下淫母。」

在衆臣灼灼的目光註視下,順帝依次在太后的嘴巴、小穴和菊門裏抽插著,插一下就問一聲太后:「母后是什麽?」

「哀家是不忠先皇的人妻!」

「母后是什麽?」

「哀家是淫蕩無雙的國母。」

「母后是什麽?」

「哀家是兒子的亂倫玩物!」

「啊!啊呀呀!哀家不行了!」

最後,在巨大羞恥和刺激裏,當順帝把精液都射進她的菊門時,太后的小穴也猛烈地噴射出如水註般的愛液。

在鋪天蓋地的高潮中,太后終於昏厥過去了……

 

 

 

五、絕代尤物

春光明媚的時節,順帝下令帶上太后去郊外春獵.

臨行前,順帝特別命令宮娥給太后換上沈朝大典時太后穿的衣服。

太后戴上綴滿金銀珠寶的鳳冠,穿上最華貴的鳳袍。

那鳳袍是由江南織造的工匠花了一年功夫用金絲和銀線織成的。

鳳袍上彩鳳飛舞金光閃閃,正好襯托出太后雍容華貴的氣質.

在路上,太后問順帝:「天子當愛惜天下衆生,春天乃是百獸交配的時節,皇家從來都春養秋狩,皇兒爲何反其道行之?」

順帝摟著太后神秘地一笑:「朕自有安排。母后隻要乖乖聽話即可。」

在春天無邊的原野裏,發情的動物們彼此追逐著,瘋狂地交配著。

野外的空氣裏到處充溢著情欲的氣息。

一隻母鹿從他們前面跑過,後面一隻公鹿緊追不舍。

順帝搭上弓箭瞄準那頭母鹿準備射擊,這時,仁慈的太后卻攔住了順帝的動作,她請求順帝高擡貴手放了那隻母鹿。

太后的表現正在順帝意料之中,順帝假裝生氣道:「天子出獵,豈可空手而歸?除非母后願意乖乖地做皇兒的牝獸.」

「啊!這……」

太后這才發現,順帝出獵其實根本就是一個調教她的陰謀.

然而,隻要能讓順帝高興,她又怎麽能拒絕呢?看見母后答應了做自己的要求,順帝高興得象孩子一樣,連聲叫太監去準備東西,今天他要玩皇子獵太后的遊戲。

太監捧上來兩隻鵝蛋大小的花紅果,順帝叫太監褪下太后的鳳袍,露出太后雪白豐滿的臀部。

然後,把那兩隻花紅果一前一後分別塞進太后的小穴和菊花口。

在綠草如茵的原野裏,有一幅淫靡而美輪美奂的圖畫:頭戴鳳冠身穿鳳袍的太后手腳分開,被太監們用四根木樁固定在地上,豐腴白皙的臀部高高翹著,小穴和菊花口分別露出大半個紅豔豔的花紅果,那兩個紅果就順帝射擊的目標。

順帝在太后耳邊調皮地說:「母后可不要亂動哦,否則皇兒的弓箭可就不長眼睛了」。

太后無奈地趴在地上,不敢隨意動彈,就象任人刀俎的魚肉一樣,此刻,她隻有祈禱皇兒的箭術好一點了。

順帝在太后裸露的屁股上輕拍兩下以示安慰,然後扭頭飛身上馬,馳向遠方。

兜了一個大圈子以後,順帝策馬向太后這邊飛馳而來。

英姿勃勃的順帝在馬上張弓搭箭,瞄準太后身上的兩個紅果,「嗖——」

「嗖——」

射出兩箭。

太后隻聽到身後風聲呼嘯而來,電光石火之間,「噗」

地一聲,一支箭正中菊花裏的紅果,箭桿帶著巨大的沖力,把鵝蛋大的紅果生生地插進了她的菊門深處。

緊接著,又一支箭射到了,不偏不倚正好射中太后小穴裏的那隻紅果,同樣,巨大的沖力把另一顆鵝蛋大小的紅果插進了太后的小穴深處,紅果的插入撞動了太后小穴裏的冷熱媚珠,發出了清脆的鈴聲。

順帝的箭術果然精湛絕倫,侍從們山呼萬歲的聲音響徹原野。

太后驚魂未定,隻覺得菊門和小穴都被塞滿了,那種飽脹感令她侍從們的註視下,在驚懼和羞恥中情不自禁地高潮了,一時間,菊門和小穴律動收縮著,愛液潺潺地流到了地上。

「哈哈,如此就把母后弄丟了,母后果然奇淫絕世啊!」

順帝的話,讓太后羞愧無比。

順帝騎馬來到太后身後,太后流在地上的愛液醒目地證實著太后的淫蕩,他跳下馬,拉著箭桿從太后的身體裏拔出兩個紅果,順帝的動作又讓太后發出一陣媚叫。

紅果上滿是太后的愛液,順帝回頭把紅果往身後的侍從們一扔,大笑著說:「太后賞你們的。」

於是,侍從們爆發了一場爭奪紅果的騷亂.

順帝饒有興趣看完侍從們爭奪紅果的遊戲,回頭對太后說:「母后,兒臣想騎馬了」。

「那叫侍衛把馬牽過來吧。」

太后顯然不知道順帝葫蘆裏買的什麽藥。

「不要,兒臣要騎母后。母后給兒臣做母馬好麽?」

「啊!」

太后永遠都搞不懂自己生的兒子腦袋裏到底有多少奇特的想法。

「母后不是答應做兒臣的牝獸麽?不許抵賴哦!」

太后對順帝已經完全沒有辦法了,她無可奈何地應允了順帝的要求。

太監拿出早已準備好的馬勒和嚼子,套在太后的臉上。

然後把馬鞍綁在太后的背上,最後拿出一根馬尾巴,插進太后的後庭。

打扮完畢,順帝一看:盛裝華服的太后臉上套著馬勒嚼子,馬勒嚼子把太后端莊美麗的臉龐拉得變了形。

身上綁著馬鞍,最好看的是太后的華服後襟掀了起來,露出雪白的屁股,後庭裏插上了一根馬尾巴。

「哈哈,這正是我要的太后母馬.來人啊,馬鞭伺候!」

太監急忙拿來馬鞭,順帝興奮地把馬鞭一揮,鞭子在空氣劃出尖銳的響聲。

「母馬還不趴下,伺候主人上馬!」

太后四肢著地趴在草地上,順帝跨上太后的身體,揮動著馬鞭抽打著太后的光屁股,「駕!駕!母馬快跑!」

太后無奈地駝著順帝,在草地上艱難地爬行著。

順帝騎在太后身上,前所未有的征服感讓他不禁仰天長嘯:「沈朝最高貴的女人,如今成了朕胯下的坐騎,樂如何哉!」

順帝興緻勃勃地騎著太后在原野上緩緩地溜達,他突然心血來潮道:「母后學母馬叫罷」。

「母馬怎麽叫啊?」

太后一下子楞了。

她可從來不知道母馬是怎麽叫的呀。

順帝佯裝生氣道:「母后叫不叫?不叫朕的馬鞭可不客氣了!」

「啊!這,這……」

太后正在嗫嚅著不知道怎麽學母馬叫,冷不防順帝的馬鞭啪啪兩下抽在她白嫩的屁股上。

馬鞭過處,太后的粉臀立刻就起了兩條粗粗的紅道,太后吃痛,情急之中隻好汪汪地叫了兩聲。

「哈哈,母后這哪裏是母馬叫,明明是母狗叫嘛,看來太后更喜歡做母狗呢。」

「啊!不是!不是!」

「不是什麽?那朕就封太后爲母狗好了。」

「不!皇兒不要……」

太后反對的話還沒有說完,立刻就被順帝打斷了:「母后又敢違抗朕的旨意了麽?」

「啊!不敢!不敢!」

太后的妥協讓順帝很開心:「這才乖!那麽,太后母狗,給朕叫兩聲!」

太后百般無奈,隻好趴在地上汪汪地叫著。

然而,太后的妥協並沒有讓順帝就此罷休,他反而興緻更濃了。

「母后既然成了母狗,那就找隻公狗和太后母狗配對吧。」

「啊!」

面對順帝的變本加厲,太后完全說不出話了。

不一會兒,太監牽來一隻雄壯的牧羊犬。

「讓公狗聞聞母狗的味道!」

穿著盛裝的太后象狗一樣趴在地上,讓一隻公狗聞著陰部,世界上再沒有比這更淫亂的場面了。

那公狗用鼻子拱了拱太后的陰戶,它好像對太后的愛液發生了興趣,那淫蕩的雌性氣味刺激了公狗的嗅覺,於是,它伸出粗糙的舌頭,在太后的陰部呼哧呼哧地舔了起來。

「啊!啊呀呀!快拿開呀!」

太后嚇得大叫起來。

公狗滾燙的帶著倒刺的舌頭不停地在她敏感的小豆豆和陰唇上刮過,卻刺激得太后的愛液流得更多了。

順帝在一邊興緻盎然地看太后與公狗的人獸之戲:「哈哈,看來母后果然淫蕩無雙.被公狗舔得發情了呢,流了那麽多水!」

「啊!不是!不是!」

太后羞得無地自容,然而小穴裏的愛液卻在公狗舌頭的刺激下流個不停。

那隻公狗也在發情期,雌性的液體刺激著它的性腺,慢慢地,它的陽具伸了出來,越變越大了。

看見公狗的陽具漲大了,侍從們見了都大聲起哄:「這公狗要操母狗呢!」

「哈哈,太后母狗大概也想和公狗交配了吧!」

順帝回頭對太監下令道:「就讓公狗好好地操太后母狗吧。」

於是,一個太監走上前,把公狗的陽具對準太后愛液橫流的陰戶,狠狠地插了進去。

那公狗好像能感覺到陽具插進牝獸的陰戶,居然猛烈地來回抽插著。

「啊!」

當公狗碩大的陽具插進太后的陰戶,太后同時被巨大的羞辱和快感沖昏了:身爲一國之母,竟然被公狗插得很快活,太后覺得自己徹底地淪落了。

「母后好好地享受人獸交配之樂吧!」

看到太后的菊門還空著,順帝回頭對身邊的一品帶刀侍衛說道:「太后的菊門賞賜給你了!」

「啊!謝主隆恩!」

簡直象天下掉餡餅兒一樣,侍衛喜不自禁,急急地拿出早已脹立的陽具,走到太后身後,插進了她的菊門.

太后隻覺得菊門的空虛一下子被填滿了,人和狗的陽具一起在她前後的洞穴裏進出著,快感的波浪一下子把她扔到天上,一下子又把她吸進深淵.

她在欲望的漩渦裏沈沈浮浮,夫婦人倫、禮義廉恥全都被丟到九霄雲外了。

「啊!」

太后還來不及發出高潮前的媚叫,她的嘴巴又被順帝的陽具堵住了。

「讓母后所有的洞穴都開放吧!母后這才是千古絕代的尤物啊!」

在廣袤的原野上,身著盛裝的太后同時被順帝、侍衛、公狗的陽具插進了身體的所有洞穴,侍從們的歡呼聲響徹雲霄:「天辰盛世,皇恩浩蕩。太后尤物,普天共享。」

在震天的歡呼聲裏,太后體內的三隻陽具同時噴射出炙熱的精液……

一、子繼父産

先皇的靈床放在偌大的宮殿裏,更平添了一種肅穆的氣氛。

身穿喪服的骊太后獨自跪在冷寂的大殿裏,比大殿更冷寂的,是她的心。

骊後的皇子,即將繼位的順帝的話還在她耳邊回響著:「先皇駕崩,太后隻有兩條出路:要麽隨先皇於地下,要麽歸皇兒所有,做一輩子皇兒的尤物。」

「追隨先帝於地下還是讓皇兒繼承自己?」

骊太后在心裏閃過無數念頭.

她早就知道皇兒暗中喜歡自己,很多次先皇臨幸的時候,她都知道皇兒偷偷地躲在珠簾後面偷窺,因爲愛子心切,她害怕先皇知道了會責罰順兒,所以總是裝作不知道,甚至有意無意替皇兒掩飾。

死亡對於35歲的骊太后來說,委實太早了一點,骊太后摩挲著自己喪服之下的肌膚,依然是那樣豐腴而細滑。

但是,作爲遺産被皇兒繼承,對於骊太后來說,同樣是難以接受的。

「子蒸母」的背德之名從來都是被千夫所指的,與其讓皇兒繼承還不如一死了之呢。

骊太后拿定主意,緩緩地站了起來,解下腰間的白绫,準備以身殉夫了。

然而,骊太后剛把白绫解下來,有一隻手從背後輕輕地把她手裏的白绫抽走了。

骊太后嚇了一跳,回頭一看,是皇兒!他不知什麽時候走到了骊太后的身後。

皇兒順經長成一個高達英俊的男人了,他臉色陰沈地望著太后:「母后這是準備自盡麽?」

「哀家也是爲了皇兒好,不想讓皇兒背上千古罵名啊。」

「母后是怕自己背千古罵名吧?」

「啊,不是的。」

「真的不是麽?母后如果真是心疼皇兒,你可知道,你這一去會讓朕多傷心麽?」

「這……皇兒有那麽多妃嫔可以臨幸,何必爲了哀家背上『子蒸母』的惡名呢?這可是亂倫之最啊。」

「母后可知道麽?皇兒從小喜歡母后,皇兒有一個願望就是要永遠占有母后。母后可以滿足皇兒的心願麽?」

「啊!這………」

順帝的這一番表白讓骊太后腦子裏象亂麻一樣理不清了。

「母后如果不答應皇兒的請求,皇兒就拒絕登基。」

順帝見骊太后的決心已經動搖,他決定使出殺手锏,讓母后乖乖就範。

「啊!順兒,不要!」

太后情急之中叫出了順帝的小名。

「那麽母后就是答應朕的請求了?」

「哎……」

百般無奈的骊太后仰天長歎,「做了先皇的愛寵,又做皇兒的尤物,莫非這一切都是命中註定麽?」

「那就請母后當著先皇的在天之靈發誓,永遠做朕的愛奴,一輩子伺候朕。」

「這?太難爲情了吧!」

骊太后覺得自己永遠無顔見先皇於地下了。

「母后是想反悔麽?難道母后還想伺候別人?」

順帝緊逼不舍。

「啊!不是!不是!」

「既然不是,就請母后在先帝的靈前發下重誓,以告慰先帝之靈.」

「這……這……」

「母后快說呀!」

「先皇在上……」

骊太后深吸一口氣,看來是躲不過了,她用顫抖的聲音發誓:「先皇在上,從今以後,臣妾就是皇兒的愛奴了,願意服從皇兒調教,一生一世伺候皇兒。臣妾未能持守晚節,忠於先皇,還請先皇寬恕臣妾的不忠。」

「哈哈哈」,順帝得意地仰天大笑,「父皇不會怪罪母后的。子繼父産不正是祖制麽?父皇泉下有知,肯定會驚訝的,孩兒保證會把母后調教得比父皇在的更淫蕩。」

說完,順帝轉到骊太后面前,擡起骊太后的下巴。

骊太后說完誓言已經羞紅了臉,雍容端莊的氣質再配上滿臉羞愧的表情,別有一番韻味,讓順帝看得怦然心動,一霎那,他覺得自己的陽具暴漲地挺立起來,好像要頂破黃袍一般。

他解開黃袍,拉出早就如巨蟒昂頭一般的陽具,抓住骊太后的頭發,強行把陽具塞進太后的小嘴裏.

「哈哈,既然母后已經答應做朕的愛奴了,那就當著父皇之靈先伺候朕的陽具。母后可要把伺候父皇的功夫都使出來哦!如有半點差池,父皇在天之靈可不會放過母后的!」

「嗚嗚嗚……」

骊太后的小嘴被皇兒的陽具漲滿了,隻能發出含混的聲音。

當她跪在先皇的靈前,被兒子的陽具插滿了小嘴,那種背德感令她羞恥得無可逃遁,然而,隨著抽插的深入,她好像又回到了被先皇臨幸的時刻,快感漸漸地從她身體裏升起,她越來越主動地吞咽著順帝巨大的陽具,好像想把陽具深深地吃進去,讓陽具插進自己的咽喉和食道一樣。

當順帝的陽具插進骊太后的嘴巴時,他被那嘴巴的溫暖陶醉了。

這可是他朝思暮想的小嘴啊,當他偷窺母后與先皇行淫的時候,曾經無數次沖動地想插進那張誘人的小嘴,今天,終於他做到了。

其實,太后的口舌功夫並不比順帝其他的妃嫔高明多少,然而,太后口交時那混合著高貴與淫蕩的表情讓順帝情欲勃發,一想到這張金口玉言之嘴此刻正在盡力地取悅著自己的陽具,順帝的精液忍不住在骊太后的嘴裏爆發出來了。

感覺到順帝射了,骊太后想吐出順帝的陽具,卻被順帝緊緊地抓住頭發,動彈不得,無奈,骊太后隻得吞下了兒子的精液。

看著骊太后的嘴角還流著沒有吞完的精液,就象一幅無比淫靡的圖畫,順帝覺得無比興奮.

他大笑著朗聲對太后說:「現在,朕的精液已經占據了母后的咽喉食道。以後,朕的精液會占領母后的每個腔道。」

順帝的登基大典。

19歲的順帝接受王朝的玉玺,繼承了帝王之位,改年號爲天辰。

繼位儀式完畢,朝禮司儀卻緊接著宣布了一個令文武百官瞠目結舌的儀式:「最後一個儀典:恭請皇上繼承先皇遺孀。」

沒有理會百官們的驚訝,順帝一揮手,宮娥們簇擁著鳳冠霞帔的骊太后走上朝堂。

脫去喪服的太后,穿著盛裝在衆宮娥的簇擁之下走來,舉手投足之間顯得格外雍容華貴,頗有母儀天下的氣質.

骊太后走到順帝的龍椅前跪了下來。

司儀唱到:「請皇太后獻上帝王之鑰」。

在文武百官驚訝的目光下,骊太后雙手顫抖地向順帝捧上一把金光閃閃的鑰匙。

順帝接過鑰匙,問道:「請太后向朕的愛卿講明,此金匙有何用途?」

「這……」

骊太后橫下一條心,說道:「此乃先皇給臣妾的所造的貞操帶之匙。」

「擁有此金匙之人可以做什麽呢?」

「擁有此金匙者,便是臣妾的主人,臣妾但憑驅遣。」

「哈哈哈,那就請母后诏告天下,讓朕繼承先皇的遺物吧。」

事已至此,骊太后完全沒有退路了,文武百官們的眼神有驚訝有鄙夷,她都全然顧不得。

她向衆大臣诏曰:「奉天承運,皇太后诏曰:先皇歸去,皇兒繼位。按本朝祖制,理應子承父産.哀家從今日起由皇兒繼承,哀家的一切都歸皇兒所有。從今往後,哀家但憑皇兒使用驅遣。」

骊太后說完,朝堂裏悄然無聲,太后隻聽得見自己的呼吸和心跳聲。

過了好幾秒鍾,百官裏有幾個會見風使舵的大臣終於反映過來了,搶先向順帝祝頌:「恭賀吾皇喜得皇太后!」

其他的大臣見事情已經這樣,也就無話可說了,於是朝堂上響起一片頌賀之聲。

「哈哈哈!衆位愛卿同喜同喜!」

順帝對眼前形式的演變非常滿意,於是他當著衆臣掀起太后的袍服,露出裏面金光閃閃的貞操帶,他用金匙打開了貞操帶,用剛拿到的玉玺在太后的臀部蓋上一個鮮紅的印章:「從今以後,母后就歸屬於朕了。」

此時,有個平時最善於投其所好的禮部尚書出列奏道:「吾皇萬歲萬萬歲!今日金匙即開,太后歸屬已定。臣等恭請吾皇當庭臨幸太后,以昭示天下太后之歸屬。」

「哈哈哈,愛卿此言甚好。」

禮部尚書的奏議讓順帝龍顔大悅,真是說到他心裏去了。

太后聽到這話,簡直要昏過去了,皇兒要當庭臨幸太后,這可是開天辟地的亂倫之最啊。

她張開嘴想說什麽,但是,她又能說什麽呢?她隻覺得皇兒碩大火熱的陽具猛地從身後插進她的小穴,一直插到了子宮深處,她腦子裏閃過一個念頭:「想不到當年養育皇兒的子宮,竟然被皇兒用陽具插入了。」

陽具的熱力透過她的子宮,穿透她的內腔,她整個人都被那陽具的熱力穿透了。

那一刻,太后覺得自己的魂魄被一股巨大的熱浪抛上了天花闆,她低頭看著下面:莊嚴的朝堂上,滿朝文武怔怔地註視著龍椅;龍椅下,自己面朝大臣們跪著,盛裝的朝服被掀起了後裙,高大的順帝正在用他那粗壯的陽具一下一下地抽插著自己的小穴……當順帝滾燙的精液全部射進太后的子宮時,「啊!皇兒把精子射進孕育他的子宮了!」

想到這裏,太后再也支持不住,昏了過去……當太后醒來的時候,她已經躺在坤甯宮裏了。

她睜開眼睛,看見皇兒英俊的面容就在面前。

「母后醒過來了!」

看著順帝關切的眼神,骊太后心裏又泛起一絲柔情:「哀家沒事了。皇兒不必爲哀家擔憂.」

「哦,母后沒事了嗎?那接著把儀式進行完畢吧。」

「啊!還有什麽儀式啊?」

太后一聽到「儀式」

就嚇得魂飛魄散,不知道順帝還有什麽名堂,她已經有個預感:在行淫的本事上,順帝會比他的父皇有過之而無不及。

太后害怕的樣子讓順帝覺得很有趣,讓自己的母親對他害怕,順帝心裏就冒出惡作劇的快樂火花。

「得知朕繼承了母后,雲夢國王特地進獻了一份稀世禮物給母后。讓朕給母后戴上吧。」

順帝回頭對宮娥一揮手,宮娥捧上來一個純金打造的盒子,啓開盒蓋,裏面躺著一紅一白兩隻鴿蛋大小的珠子,看起來晶瑩剔透,最特別的是,珠子裏面是镂空的,各裝進了一隻純金的小鈴铛,做工之精巧,令人歎爲觀止。

「這是做什麽的?」

「母后有所不知。此物名叫魔幻媚珠,乃雲夢國的國寶之一。這兩顆珠子是稀世的冷玉和火山瑪瑙浸在十多種奇淫無比的牝獸淫汁裏淬煉成的,紅色的火燙,白色的冰冷,把它們放進女人的陰戶之中,會隨著女人的行動來回滾動,一冷一熱刺激陰戶內壁,令女人隨時都春情欲動。而珠內的兩顆鈴铛,會隨著珠子的滾動發出響聲,太后走到哪裏,大家都會聽到太后陰戶裏的鈴铛聲。」

「啊!竟有這等東西!」

骊太后一面感慨人們爲了行淫的種種機巧,一面又在想象這兩顆珠子放到自己的小穴裏會是何等滋味。

「呵呵,不過,這兩顆珠子還有一個更奇特的地方,就是會在行淫的時候,隨著陽具來回滾動,更加刺激小穴哦!天下女人,隻有象母后這樣的尤物才有資格享用如此珍寶,母后開心麽?」

生了一個這樣的兒子,骊後不知道應該慶幸還是悲哀。

然而,骊太后一面滿臉通紅地聽著順帝的描述,下面的小穴卻又不知不覺地濕潤了。

太后的反應沒有逃過順帝犀利的眼睛,他一把扶過太后,掀起太后的亵褲往小穴裏一摸,水汪汪地都是太后的愛液。

「哈哈,母后等不及了把,皇兒這就爲母后戴上媚珠罷.」

順帝不由分說,拿起兩顆珠子,掰開太后的小穴就往裏塞。

太后的小穴已經非常潤滑了,兩顆鴿蛋大的珠子很順利地塞進了太后的小穴。

太后隻覺得小穴裏頓時一冷一熱,刺激無比。

順帝這時侯脫掉龍袍,把早已硬邦邦地陽具插入了太后的小穴:「母后好好嘗嘗媚珠的滋味吧」。

媚珠的鈴铛發出清脆的樂聲,爲如此淫靡的母子亂倫之戲伴奏著。

那媚珠果然神奇無比,隨著陽具的抽插回來滾動,一冷一熱,弄得太后的小穴奇癢無比。

在媚珠的刺激下,太后不再是被動地被抽插,而是主動挺著陰戶迎接順帝的陽具,簡直巴不得那陽具能插到子宮裏.

感覺到媚珠繞著自己的陽具轉動,順帝忽然來了靈感,想起小時候玩過把珠子彈進洞裏的遊戲:「母后,兒臣要玩彈珠子的遊戲了。」

順帝調整了一下角度,一記沖擊,準確地把那顆滾燙的媚珠頂進了太后的子宮.

滾燙的媚珠在子宮裏滾動著,太后的子宮不禁一陣劇烈地抽搐痙攣。

「還有一擊!」

順帝話音未落,另一顆冰涼的媚珠又被射進了太后的子宮,「啊!啊!哀家要丟了!」

如此強烈的刺激令太后全身都抽搐起來了。

「最後一擊!」

順帝最後深深的一記沖刺,生生地把碩大的陽具突破了太后的子宮口,插進太后的子宮深處,順帝的精液猛烈地在親生母親的子宮裏噴發著……從此,順帝對他的三宮六院興趣全無,太后每天侍奉在順帝左右,當順帝批閱奏章的時候,她就跪在龍案下用口舌侍奉順帝的陽具。

順帝休息的時候,就讓太后跪伏在地上,用挺立的陽具抽插太后的小穴。

媚珠在太后的小穴裏滾動著,讓她欲仙欲死,於是,太后銷魂的媚叫和媚珠清脆的鈴铛聲混合成一首令人血脈忿張的行淫曲,在皇宮的上空回蕩著……順帝寵愛地把太后叫做——「媚珠」。二、太后奶牛

一天,順帝用膳時喝了一杯鹿乳羹,乳羹雪白香醇乳香撲鼻。

乳香的味道突然讓他靈光一閃,他想起小時候母后給他喂奶的情形了。

順帝斷乳很晚,到三歲了都還舍不得母親的乳頭.

骊後愛子心切,雖然宮中備有乳娘,但見順帝如此癡迷吃奶,也就甘願犧牲自己由得順帝吃奶到了四歲.

那些日子,骊後喂完小皇子的奶,晚上侍寢的侍侯,豐碩的乳房又被皇上頻頻把玩。

骊後的乳房同時被皇上和皇子兩代人享用著……想到這裏,順帝扭頭對身邊的骊太后問道:「母后現在還有乳汁麽?」

骊太后對皇子的問話莫名其妙:「皇兒都19歲了,哀家現在哪裏還會有乳汁啊?」

「嘻嘻,可是皇兒好想再吃母后的奶呢,母后說怎麽辦呢?」

「啊!請皇兒別取笑哀家了!哀家早就沒有奶了。」

順帝的話讓骊太后的臉一下子紅了,以前給順帝喂奶,他還是個小孩子。

現在要給一個長成大男人,貴爲皇帝的順帝喂奶,讓她太難爲情了。

何況,她早就沒有奶水了,怎麽可能再給順帝喂奶呢?「

母后現在沒有奶了麽?有什麽辦法讓母后出奶呢?「

順帝沈吟片刻,派人去把禦醫請了來。

禦醫急急忙忙來到乾陽殿,順帝問禦醫:「有什麽辦法讓太后出奶麽?」

「啊!這個……這個……」

禦醫被皇帝匪夷所思的問話嚇了一大跳,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在一旁的骊太后更是羞得把頭深深地低了下去。

「你吞吞吐吐做什麽?連這點事情都沒有辦法,朕還要禦醫何用?」

順帝見禦醫遲遲疑疑地,很不高興.

「這個,這個,辦法倒是有的。以前宮中乳娘催乳多用此秘方。」

「大約需要多長時間可以出奶?」

「十天左右。」

「隻是……隻是……」

「隻是什麽?」

「此方催乳會痛癢難捱,恐對太后千金之體有礙.」

骊太后在一旁聽了,身體禁不住微微發抖。

「哦?除了痛癢難捱,還有其他傷害身體之處麽?」

「那倒是沒有。就是,就是太后以後可能會性欲非常旺盛。」

禦醫誠惶誠恐地說著。

「哈哈,那就更好,朕求之不得。速去把藥配來,給太后煎上。」

「母后願意做皇兒的奶牛麽?」

順帝興沖沖地回頭抱過太后顫抖的身子。

「不要!請,請皇兒開恩,放過哀家吧。」

「母后不願意爲皇兒再犧牲一次麽?皇兒可是好想吃母后的奶哦!」

「可是……可是……」

想到宮中那些乳娘被催乳時候無比痛苦的樣子,骊太后連話都說不順暢了。

「別可是了,母后就遂了皇兒的心願吧。」

順帝一邊撒嬌地對骊太后說話,一邊又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對太監下令,「藥煎好以後,好好侍侯太后服用。」

接下來的日子對於骊太后來說,真是苦不堪言了。

催乳的藥果然非常有用,喝下去才兩天,乳房就開始膨脹了,隨著乳房的膨脹,骊太后覺得時而有無數隻螞蟻在乳房裏爬,時而又有無數根銀針在乳腺裏紮,骊太后的千金嬌貴之身哪裏受過這樣的罪。

喝到第五天的時候,生不如死的骊太后拒絕喝藥,她實在受不了那種痛苦了。

太監報告了順帝,順帝趕到太后的坤甯宮.

「母后爲何不繼續喝藥了?」

順帝的聲音裏帶著一絲不快。

「皇兒饒了哀家吧,催乳太難受了!」

骊太后眼淚汪汪地望著順帝。

梨花帶雨的骊太后讓順帝心裏泛起一絲憐惜和心疼,但是,他很快壓住了自己心裏的憐惜,爲了他以後更大的快樂,爲了把母后調教成絕代尤物,他現在必須硬起心腸來。

於是,他回頭對太監監事問:「太后不尊朕的旨意,應該如何處罰?」

「回禀皇上,應處杖責五十。」

「那好,執行吧!」

骊太后被順帝的命令嚇壞了,她壓根兒沒有想到順帝會那樣懲罰她。

當幾個太監走過來,把她按在長凳上,掀開她的袍服時,她才反應過來,皇兒是真的在懲罰她了。

「啊!不要!不要!」

她徒勞地掙紮著,眼看著太監掀起了自己的內裙,整個雪白豐滿的臀部赤裸裸地出現在太監們的眼前。

貴爲一國之母,竟然被皇兒懲罰?竟然把臀部亮出來讓卑下的太監責打?骊太后羞不可抑,恨不得有個地縫可以鉆進去。

不過,火辣辣的巨痛很快代替了太后羞恥的感覺,在劈裏啪啦的聲音裏,太后雪白的臀肉在飛舞的闆子下痙攣著,顫抖著,由白變紅,由紅變腫.

其實,施刑的太監們都會察言觀色,知道皇帝並非要真心懲罰太后,所以,他們下手並不是很重,但是,即便如此,也讓養尊處優的太后消受不起了。

開始她還力圖在太監面前保持自己的威儀,忍住痛不叫出聲來。

然而,後來,火燒火燎的痛讓她再也忍不住大聲哭叫著求饒:「啊!請皇兒恕罪!哀家知錯了!」

「既然知錯,錯在何處?」

「哀家願意做皇兒的奶牛了。」

「母后不是受不了催乳的痛苦麽?」

「嗚嗚嗚,哀家願意爲皇兒受苦,再痛苦都願意。」

「真的願意麽?」

「嗚嗚嗚,願意!願意!」

「哈哈,這才是我的好母后。繼續好好喝藥吧,早點把乳汁發出來哦。」

責打完畢,太監扶起披頭散發的骊太后,骊太后乖乖地把藥喝完了。

順帝看著骊太后,這時候,儀態端莊的太后被打得又羞又痛狼狽不堪,然而,骊太后這個樣子卻激起了順帝的欲望。

順帝走上前,把太后的胸衣褪下來,檢查著她的雙乳,看催乳藥的效果如何。

骊太后在太監面前裸露了臀部,然而她更沒有想到連乳房也沒能逃脫曝光的惡運.

但是,她不敢反抗順帝,就象一隻待宰的羔羊一樣任憑順帝玩弄。

太后的乳房明顯比以前飽滿了,白皙鼓脹的乳房連經絡都可以看到。

順帝饒有興趣地把玩著柔軟而富有彈性的乳房,時不時輕輕彈一下飽滿得象葡萄一樣的乳頭.

太后的乳房已經在催乳藥的作用下變得極端敏感。

在順帝的玩弄下,開始太后還極力忍住乳房上一波又一波刺激的快感,想維護國母最後的一點尊嚴,然而最後她忍不住在太監們的註視下呻吟起來。

順帝見狀愈加來了興緻,他命令自己的的隨從太監,去檢查骊太后的小穴是否濕潤。

當太監的手指伸進骊太后的小穴時,「啊!不可以!」

太后無處躲閃,羞不能抑,巨大的羞恥讓她全身激靈靈打了個冷戰,而愛液卻更加洶湧地流出來了。

太監把沾滿太后愛液的手指給順帝驗看的時候,太后已經在羞恥中達到了一個高潮。

「哈哈哈,」

順帝很高興太后如此敏感,「母后看起來真象一頭發情的奶牛了。母后還不快快請皇兒臨幸麽?」

「這個,這個……」

雖然最後一絲殘存的理智和尊嚴告訴骊太后說不可以那樣,但是,骊太后已經不得不向噴薄而出的欲望繳械投降了。

她用無比羞恥而渴望的聲音低聲請求順帝:「請皇兒臨幸奶牛」。

當順帝的碩大陽具插進骊太后小穴的時候,羞恥、疼痛、刺激、快活把骊太后扔上了九霄,在太監們近距離的視奸下,太后在一浪又一浪的高潮中欲仙欲死……後來的五天,太后的日子更加難熬,爲了讓催乳的效果更好,順帝命令太監監事每天伺候完太后喝藥,就把骊太后綁在宮裏的柱子上,並且用羽毛輕輕刺激挑逗乳房,讓乳房在興奮的狀態中更快地出奶。

太后的感覺就象在地獄和天堂之間徘徊,坤甯宮裏經常傳出太后夾雜著無限痛苦和快樂的呻吟,太后那銷魂婉轉的聲音讓宮裏飼養的小動物們都提前發情了。

這十天,順帝也好像經曆了無比漫長的等待,他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壓抑自己的好奇和沖動。

第十天終於到了,下朝之後,他匆匆趕到坤甯宮去。

太后被綁在柱子上,穿著富麗典雅的華服,卻裸著胸脯,兩個太監正各持一根羽毛輕輕地在太后乳房上拂動。

太后臉頰顯得有些消瘦,而乳房卻非常豐滿,看起來裏面已經有飽脹的乳汁了。

看到順帝來了,兩個太監退到一邊。

「看來,母后可以出奶了。」

順帝走上前捧起太后的乳房,使勁吸了一下,隨著太后發情一般的呻吟,甘甜的乳汁汩汩地流進了順帝的嘴裏.

這真是無比亂倫的場景:35歲的母親喂19歲的兒子吃奶!端莊的太后身穿鳳袍被綁在柱子上,卻裸露著雙乳,任憑長成大人的順帝亵玩豐滿的乳房。

感覺到順帝的嘴唇在吸吮自己的乳頭,太后的臉上泛起一陣紅暈,有點難爲情,但是敏感的乳房上更多的興奮刺激逐漸取代了羞恥,太后在順帝的吸吮下動情地呻吟開了。

順帝好像又回到了小時候,當母后的乳房從他嘴裏拿走的時候,他是那麽傷心欲絕;當看到父皇在吸母后的奶,他心裏充滿了妒忌,他發誓有一天要占有母后的乳房。

這一天終於讓他等到了,他的太后奶牛終於培育成功了。

順帝滿意地吃完奶,對太后說:「母后從此就是皇兒的奶牛了。母后要每天給皇兒供奶。皇兒高興的時候,就把母后的奶賜給大臣們喝。」三、菊花綻放

一夜,順帝和太后雲雨已畢。

順帝突然對太后說:「母后還有一個洞沒有給皇兒呢?」

「還有?哀家的嘴巴和小穴不是都給了皇兒麽?莫非皇兒還想……」

「嘿嘿!母后果然明白兒臣的心思。」

「啊!那可是萬萬使不得呀!菊花之戲,乃煙花巷娼妓所爲,哀家貴爲國母,豈能做如此淫賤的勾當?」

「母后,你就遂了皇兒的心願吧!」

順帝一見太后不從,又拿出撒嬌的本事了。

「那是萬萬不可的,你先皇也未曾如此過.」

「正是先皇未曾用過母后的菊花,兒臣才更要用。不然,兒臣怎麽能占領母后所有的腔道呢?」

「不可以,皇兒如要強迫哀家,還不如賜哀家一死算了。」

「哼,母后讓朕不開心了。」

順帝見太后軟硬不吃,生氣地拂袖而去了。

一連幾天,順帝不再臨幸太后。

太后在坤甯宮中坐臥不甯,順帝沒來之前,她害怕被順帝逼迫做菊花之戲;但是,順帝果真不來了,她又擔心順帝真的生氣不再寵愛她了。

正在患得患失之間,一天早晨,太后剛剛梳洗完畢,宮裏的太監總管來了。

太監總管展開皇帝的诏書高聲念道:「奉天承運,皇帝诏曰:皇太后有違吾皇聖意,特處以廷戒之刑,以示儆尤。欽此!」

太后聽完聖旨倒吸了一口涼氣,廷戒之刑???那真是生不如死了。

「啊!不要!不要!」

她連連退後,想要躲避步步緊逼的太監,然而,做了順帝的尤物,縱使天下之大,太后又能躲到何處去呢?太監總管陪笑著說:「這是皇上的意思,太后還是不要徒勞反抗了吧。」

說完一使眼色,跟隨的行刑太監們就朝太后逼了過來……今天上朝的時候,大臣們都懷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錯了。

在大殿門口擺著一個巨大的雕花圓桌,高貴的太后鳳冠霞帔,身上的鳳袍華麗典雅,國母之氣直逼大臣們的眼睛。

然而,太后的姿勢卻讓大臣們匪夷所思了。

太后的手腳卻被4個鐵鎖扣呈「大」

字形固定在圓桌上,太后象狗爬一樣高聳著臀部趴在圓桌上。

更加讓大臣們匪夷所思的,是太后富麗堂皇的鳳袍竟然被掀起了後襟,露出了雪白的屁股,那兩團白色粉嫩的肉在鳳袍富麗耀眼的顔色襯托下顯得格外刺目。

大臣們低聲議論著:「太后爲何露出臀部?莫非是亮臀之刑?」

「不會吧?亮臀之刑是懲罰民間蕩婦用的,豈能用在太后身上?」

「太后雍容華貴,不愧爲國母。隻是,這個姿勢好像和太后的身份不相稱啊。」……議論的聲音傳到骊太后的耳朵裏,讓她羞憤難當,真希望一頭撞到牆上死了算了。

偏偏四肢又被牢牢地固定在桌上,連掙紮都不可能。

太后能做的,就是緊緊地閉上眼睛,把頭深深地低下而已。

正在大臣們議論紛紛的時候,宮廷司儀出來對上朝的大臣說:「皇上有令,太后有違聖意,特處廷戒之刑。諸臣在進殿之時,皆可用手中象笏責打太后,以示儆尤。」

「哦!原來如此!」

這時候,大臣才知道太后被處以廷戒之刑了,那華服之下露出來的粉嫩屁股,正是給大臣們任意責打的。

開頭的幾位大臣還礙於情面,不好意思過分責打太后。

隻是用象笏,輕輕責打太后的屁股。

象笏打在太后的屁股上,發出清脆的聲音,那聲音漸漸把大臣們的施虐欲挑逗起來了。

既然是皇上下令責打的,大臣也就越來越放肆,象笏紛紛在太后粉嫩的屁股上打得啪啪有聲。

這可是苦了太后,上朝的大臣少說有好幾十位,一人打幾下,太后也要被責打上百下。

隻見象笏紛飛,太后趴在圓桌上痛苦地扭動,幾種痛苦在她身體上肆虐著,她緊緊地咬著嘴唇,發出苦悶的呻吟,額頭的汗珠開始流了下來,好像在極力忍耐著什麽.

到最後,太后的忍耐終於到了極限,隻見她的菊門緊縮了幾下,一股雪白的乳汁從太后的菊門裏噴了出來,一道雪白的噴泉在太后和大臣們中間噴灑開來,幾個全無防備的大臣被噴了一頭一臉,太后美麗的鳳袍也被乳汁噴髒了。

「身爲國母,竟然在大臣們面前如此失儀,真是萬死難以自贖了!」

想到這裏,太后在巨大的羞恥感中失聲痛哭起來。

順帝不動聲色地高坐在龍椅上,大殿外的發生的事情,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這一切正在他一手策劃出來的。

原來,順帝不僅僅要讓太后被衆大臣責打,還授意太監提前用水槍把太后乳房裏擠出的乳汁註入太后的菊門.

順帝早就料定,無論太后如何強忍,那乳汁最終是會噴出來的。

那時候,太后當衆就成了人乳噴泉了。

順帝如此做,不僅要懲戒太后,讓她對自己絕對服從,以後不敢違抗自己的意思;另一方面,還要令太后羞辱,把她調教成自己喜歡的羞恥玩物。

因爲,隻有太后的千金之身和雍容華貴的氣質,才具備做羞恥玩物的氣質.

讓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太后做那些令人羞恥的事情,才能和她的高貴形成巨大的反差,而這樣的反差,正是讓順帝心醉神迷的女人的性感魅力。

看見太后被做成人乳噴泉,太后最後羞得失聲痛哭,這樣的場景讓順帝的陽具在龍袍下面脹得發痛了,順帝恨不得立刻就把陽具插進太后的小穴裏.

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還得忍一忍,」

順帝在心裏告誡自己。

順帝雙手緊緊地抓住龍椅的扶手,強自把內心翻騰的欲望壓了下去。

爲了讓太后成爲夢寐以求的絕代尤物,他現在必須克制自己,才能慢慢品味這個漫長的調教過程帶給他的巨大歡悅。

於是,他示意太監們把還在失聲痛哭的太后擡回宮去,讓大臣們進殿議事。

太監們把圓桌和太后一起擡回坤甯宮,太后還是嘤嘤地哭泣著。

乳汁橫流,浸濕了鳳袍,太后看起來非常狼狽.

一個太監走上前,把禦用的金創藥輕輕地塗在太后紅腫的屁股上。

禦用的金創藥果然療效很好,太后隻覺臀部涼涼的,先前火辣辣的巨痛正在慢慢消退。

羞辱和疼痛終於結束了,太后剛剛松了一口氣。

如果她知道這一切隻是順帝調教太后菊花的開始,不知道她會做何感想。

也許,她早就該知道,順帝不會放過她身上的每一個洞穴的。

又一個太監走上來,拿著一瓶藥膏,掰開太后的菊門,輕輕地把藥膏擠了進去。

「啊!這是什麽?」

「啓禀太后,這是西丹進貢的後庭媚藥。皇上下令給太后塗上的。」

「啊!萬萬不要!」

太后掙紮著想躲開太監往菊門塗抹藥膏的手,然而,她卻忘記自己還被牢牢地固定在圓桌上,根本不能動彈半點,隻能任由太監的手深入菊花,把涼涼的藥膏塗抹在菊花深處。

太監塗完藥膏,退下去了,太后繼續以狗爬的姿勢趴在桌子上。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藥膏開始起作用了,太后隻覺得菊花深處越來越熱,好像有無數隻螞蟻在爬動,奇癢難熬。

「啊呀!啊呀呀!受不了啦!快來人啊!」

一個太監應聲從門外進來,手裏拿著一根奇怪的象牙棒。

棒子有一尺來長,雕成一顆顆珠子的形狀,從小到大,小如櫻桃大似雞蛋。

太監把小的一端插進太后的菊門,突然的刺激讓太后全身一陣戰栗。

「這是做什麽?」

太后被嚇壞了。

「回禀太后,這皇上命令用來給太后止癢的後庭象珠棒。」

說完,太監緩緩地把象珠棒向太后的菊門推進.

太后被象珠棒插得羞憤不已,但是,隨著珠子的插入,菊門裏的奇癢好像稍微減輕了一些。

太監把象珠棒插進去半尺左右就停了下來,開始緩緩地向外拉動。

一顆顆珠子摩擦著稚嫩的菊花內壁,帶給了太后前所未有的刺激。

隨後,太監又把象珠棒緩緩插進太后的菊門,如此反反複複。

太后柔嫩的菊門緩緩地吞吐著一顆顆的珠子,奇癢漸漸消散,一種奇異的快感開始從菊花內壁滋生出來了。

順帝早朝回來,悄悄來到坤甯宮.

他在簾子後面看著母后的菊門被太監用象珠棒抽插著,太后發出半是痛苦半是快活的呻吟。

看了一會,他悄悄地退出坤甯宮,對跟在後面的太監總管說:「做得很好。對太后嚴加看管!每天給太后抽插四個時辰,早上依然把太后擡到朝堂受廷戒之刑。」

第二天,當太后醒來的時候,才知道噩夢並沒有過去。

當宮女照顧太后梳洗打扮完畢,穿上華麗的鳳袍。

太監們依舊來把她固定在圓桌上,用水槍向菊門裏註入她自己的乳汁,然後把她擡到大殿門外受廷戒之刑。

大臣們漸漸體會到其中的樂趣,在責打太后的時候,都變著方兒地羞辱刺激太后,讓太后在又羞又痛中飽受折磨。

當太后的菊門忍不住噴出乳汁的時候,大臣們都大笑著躲開,讓乳汁全部噴灑在太后的光屁股和高貴精美的鳳袍上,令她羞不自勝。

被廷戒完畢,太后依舊被擡回坤甯宮,太監繼續在她的菊門裏塗抹媚藥,等太后奇癢難忍高聲求救的時候,再用象珠棒在太后的菊花裏來回抽插4個時辰。

就這樣,太后天天在無盡的羞恥與痛苦中煎熬著,在高潮與饑渴中輪回著。

每隔一天,太監就把象珠棒多插進去一顆珠子,到第九天的時候,太后的後庭已經差不多可以吞吐整根象珠棒了。

第十天,太后又被擡到大殿門外接受廷戒之刑,太后倉促中遙遙看了一眼順帝。

順帝高坐在龍椅上,離她是那樣遙遠.

這時候,太后才發現,順帝對她的寵幸和折磨才是她最大的幸福,一旦失去了順帝的寵幸和折磨,她的幸福也隨之而去了。

但是,順帝已經很多天不理太后了,好像完全把太后忘記了一樣,任憑大臣們羞辱責打她,任憑太監們擺弄調教她。

失寵的絕望象一隻巨手,緊緊地扼住了太后的心。

終於,在羞恥與痛苦中煎熬的太后心力交瘁,在她噴灑出來的人乳噴泉裏昏了過去……當太后在鳳床上醒來的時候,臀部的疼痛已經消退,菊門裏卻是奇癢難忍。

她試著活動了一下身子,奇怪的是,這次太監們居然解開了她手腳上的束縛.

鳳床上正放著她熟悉的那根象珠棒,菊門裏難熬的奇癢讓太后顧不得尊嚴體面,取過象珠棒就反手往自己的菊門裏塞。

那些珠子一顆一顆地被太后的菊花吞了進去,裏面的奇癢才稍微減輕了一點,太后這才滿足地輕輕歎了口氣。

「母后爲何歎氣?」

順帝的聲音從珠簾後面響起,把太后嚇得一哆嗦。

順帝犀利的眼神望著還深深地插在太后菊門裏象珠棒:「母后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比煙花巷的娼妓還淫蕩麽?娼妓們可是不會用象珠棒自插菊門的哦!這樣淫賤的事情隻有母后才做得出來吧!」

太后羞得無法面對自己的兒子:自插菊門被兒子看見,再也沒有比這更羞恥的事情了。

順帝走上前,擡起太后的下巴,他喜歡一面羞辱她,一面看她臉上含羞欲死的表情。

對於順帝來說,再也沒有比這更有樂趣的事情了:「甯死不做菊花之戲的太后居然淪落到自插菊門,可悲可歎呀!」

「啊!皇兒別再懲罰母后了!母后受不了啦!」

看見順帝熟悉的面容,太后這些天來受的羞辱委屈都爆發出來了,一把抱住順帝哭得泣不成聲。

順帝推開太后,一把抓起她的頭發,厲聲問道:「母后以後還敢違抗朕的旨意嗎?」

「不敢了,不敢了。」

「母后願意把菊花獻給朕麽?」

「願意,願意!」

順帝的臉色這才變得柔和起來,他在太后清減了的臉頰上輕輕地吻了一下:「這才是朕的好母后。母后還不快懇請朕采摘你的菊花麽?」

太后這下再也不敢反抗順帝了,失而複得的喜悅又讓她喜極而泣。

她把象珠棒從菊門裏抽出來,在鳳床上乖乖地趴好,把臀部高高翹起,露出淡褐色的菊花。

「懇請皇兒采摘哀家的菊花!」

象珠棒剛剛從菊門裏抽出,柔嫩的菊花還來不及合上,象小嘴一張一合,似乎急切地想吞進順帝的陽具了。

順帝挺著早已怒立的陽具噗地一聲插進了太后的菊門.

太后的菊花立刻被順帝粗大的陽具脹滿了,後庭被充滿的感覺讓太后發出了銷魂的媚叫,太后主動扭動著臀部迎合順帝的抽插。

順帝的陽具插進了太后溫暖的菊花,菊花裏的肛肉一圈一圈緊緊地包裹著他的陽具,望著在陽具下呻吟扭動的太后,順帝心裏充滿了快意。

今天,他終於全部占有了母后的洞穴,連先皇不曾占有的菊門也被他徹底攻克了!從今往後,沈朝高貴的國母完全淪爲自己的尤物了,兒時萦懷多年的夢想終於實現了!想到這裏,順帝大喝一聲,把滾燙的精子都射進了骊太后的直腸裏。四、元宵禦宴

時光荏苒,轉眼間一年過去了。

順帝的「子蒸母」

之戲非但沒有引來傳說中的天怒人怨,國家卻比以往更加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了。

隻是在王公貴族們中間,「子蒸母」

之風開始悄然盛行了。

這年春天來的特別早,時近元宵就已經春意融融和風徐徐了。

元宵節這晚,順帝準備在禦花園舉行一個特別的禦宴,借此向大臣們展示他精心培育的太后尤物。

王公大臣們來到禦花園,禦花園裏張燈結彩亮如白晝,百花盛開芬芳馥郁,一派佳節勝景。

諸大臣坐定,順帝說道:「衆位愛卿,值此元宵佳節,普天同慶.爲犒勞衆愛卿操勞國事,朕特命太后爲衆愛卿賜酒。來人啦,把太后請上來。」

隨著一陣轱辘之聲,太監們推上來一架奇怪的木車,木車裝有兩個木輪,木輪上有一個圓桌大小的圓盤,圓盤上交錯樹立著兩個高高的門字架,這就是傳說中帝王行樂的如意車。

架子上披著彩雲般的織錦,把架子下面遮蓋得嚴嚴實實。

隨著木車的滾動,依稀傳來鈴铛的聲音。

順帝叫把架子上的織錦揭開,衆臣一看,下面的陽具都紛紛立了起來。

架子上吊著的正是太后!太后被吊成單飛燕的姿勢,單腳踮著站在圓盤上,身體和另一支腳呈一字平行吊著。

今天,太后披著一襲鮮紅的紗衣,紗衣上用金絲繡著朵朵牡丹,顯得十分雍容富貴.

那紗衣是名貴天竺紗做的,十分透明,在鮮紅紗衣的披裹之下隱約可見太后雪白的肌膚和豐腴的身段。

更爲特別的是,那紗衣竟然在胸部和裆部都開了口,露出了太后的雙乳、臀部和陰部,太后豐腴白皙的乳房和臀部在鮮紅紗衣的襯托之下格外誘人,讓人産生一種想要玩弄的瘋狂沖動。

順帝把大臣們垂涎三尺的表情看在眼裏,他哈哈一笑說:「爲了犒勞衆位卿家,太后今天親自爲衆卿賜酒。太后用自己的乳汁,愛液調上菊花裏溫熱的國窖酒賜給衆位愛卿。」

聽了順帝的話,衆臣才註意到太后的後庭插著一根純金的管子。

宮娥們用酒杯在管子下面接住從太后菊門裏流出來的瓊漿;再用毛筆輕輕挑逗太后的小穴,接住裏面流出的愛液;最後,從太后的乳房裏擠出乳汁,調和成酒。

宮娥們來來回回忙和了半天,才把大臣的酒都斟好了。

而這時的太后已經被折騰的面色酡紅,嬌喘連連了。

大臣們一起舉杯,祝順帝萬壽無疆。

等衆臣們細細地品完酒,順帝笑著問:「衆愛卿,太后賜酒,滋味如何?」

大臣們紛紛稱贊,說是天下無雙,把順帝說的哈哈大笑。

酒至半酣,順帝突然提議道:「衆位愛卿,今日乃元宵佳節,民間有對對聯之習俗。各位愛卿也不妨來對對聯,以悅朕意。」

「好啊!」

「好啊!」

順帝的提議得到了王公大臣們的贊同。

這時,一位翰林學士問:「此議好甚好,但是,以何爲題呢?」

順帝莞爾一笑,指著如意車上吊著的太后說:「就以太后爲題吧。寫得好的愛卿,可以用毛筆蘸著蜂蜜在太后身上寫下對聯,並且把蜂蜜舔幹淨。」

「甚好!甚好!」

順帝的提議得到了衆臣的熱烈擁戴,紛紛摩拳擦掌要一顯才華,以獲得亵玩太后的千載良機.

禮部尚書急不可耐地站了出來,搖頭晃腦地念道:「臣有一對聯獻上:骊後尤物絕千秋,沈朝淫名傳萬代。」

話音一落,衆人齊聲叫好。

翰林大學士評道:「此聯有氣魄,雅俗共賞.」

順帝也暗自點頭,心想禮部尚書真是個會拍馬屁的主兒。

作爲獎賞,禮部尚書一步三搖地走到太后面前,拿起毛筆,飽蘸蜂蜜,筆走飛龍,在太后雪白的乳房上寫下了對聯。

對聯的內容已經讓太后羞容滿面了,禮部尚書在她乳房寫字的時候,更是讓她敏感的乳房刺激不已。

太后努力咬著自己的嘴唇,不讓自己發出淫蕩的叫聲。

然而,禮部尚書寫完對聯,雙手捧起太后豐滿的乳房,有滋有味地舔了起來。

順帝看得出來,這禮部尚書肯定是花間老手,捧著太后的雙乳,又吸又卷又舔又挑又咬,直把看家的口舌功夫都使出來了。

太后本來敏感的乳房哪裏經得起如此技巧的挑逗,不出半柱香功夫,太后就在禮部尚書的舔弄下,媚叫連連,小穴裏的愛液順著大腿亮晶晶地流了下來。

禮部尚書剛落座,翰林大學士就站了起來。

他捋著長髯,不緊不慢地說道:「方才尚書的對聯雅俗共賞.我作一幅雅對獻給太后:白雪山上櫻桃紅,綠茵地裏菊花黃.」

「好對!」

衆大臣齊聲喝彩。

大學士用四種顔色喻太后身上的性器,對仗工整,構思巧妙,連順帝也頻頻點頭:「大學士果然是沈朝飽學棟梁,此對高雅婉曲,寓意巧妙。」

當大學士走近太后的時候,太后在心裏暗叫了一聲「完了」。

其實,大學士正是太后娘家的人,論輩分是太后的舅舅。

如此舅甥相戲,更是亂倫。

大學士拿起毛筆,轉到太后身後,他的目標是太后的小穴。

他拿起毛筆在太后肥厚的陰唇上慢條斯理地用蠅頭小楷寫下對聯,足足寫了半柱香功夫。

當大學士寫完對聯,太后在亂倫的羞恥和大學士的妙筆挑逗之下忍無可忍,長叫一聲,愛液橫流,竟然當著衆臣高潮了。

太后還沒有從高潮中恢複過來,宴席上又有一個大臣鬧鬧嚷嚷地站了起來。

順帝和衆大臣一看,都禁不住笑了。

這位大臣長得五大三粗,豹目虬髯,正是沈朝戰功赫赫的左將軍。

大家都知道,左將軍在戰場上是骁勇善戰的英雄,但是,要論文才,他就完全不是那塊料了。

左將軍不僅沒有讀過幾本書,就連寫自己的名字都很勉強。

順帝忍住笑問:「左將軍也要對對聯麽?」

左將軍粗聲大氣地說:「別瞧不起俺,俺小時候也對過對聯。」

「好,那就請左將軍一展才華.」

左將軍望了一眼剛剛高潮之後性感妩媚的太后,咽了一口唾液,鼓足勁兒憋出一句:「一對大白奶子,兩片肥厚尻腚」。

衆人先是楞了一下,隨即爆發出哄堂大笑。

衆大臣笑得前仰後合,順帝差點把嘴裏的酒也噴了出來。

半晌,大家才止住笑,大學士問道:「將軍這也算對聯麽?」

左將軍不服氣道:「大學士說說,我的對聯有錯麽?」

順帝覺得左將軍爲人粗率倒也可愛,笑著說:「沒錯,沒錯.左將軍這對聯雖然很俗,倒也很切題.將軍可以享用太后了。」

左將軍得意地斜了衆大臣一眼,昂首闊步地走到太后跟前,抓起毛筆在蜜罐裏狠狠地攪和了一下,然後在太后的臀部和菊門處亂寫一氣,至於他到底寫的是什麽字,大家就不得而知了。

左將軍好像對太后的菊門特別感興趣,毛筆在太后的菊花上畫來畫去,孩有意無意把毛筆插進太后的菊花裏,直把太后的菊門弄得奇癢難忍。

左將軍畫了半天,看見太后的股溝裏已經流滿了蜂蜜,他滿意地放下筆.

捧起太后的屁股,把整個腦袋都埋進太后豐腴的屁股裏,轉動著粗糙的舌頭呼哧呼哧地舔著太后的股溝和菊門.

他那鋼針一樣的虬髯紮得太后媚叫不斷,當他把舌頭伸進太后菊門深處攪動的時候,太后再一次長叫著高潮了……宴會大約進行了兩個時辰,席間王公大臣們一一作對,紛紛上前猥戲太后,讓太后先後經曆了數十次高潮。

禦宴上,大臣們的哄笑聲、喝彩聲,媚珠的鈴聲、太后半哭泣半欣悅的媚叫聲響成了一遍。

順帝觸景生情,站了起來說道:「朕也來對一副,以助酒興:鈴聲哭聲媚叫聲聲聲入耳,口戲乳戲菊花戲戲戲銷魂。」

「好啊!」

「妙啊!」

大臣們紛紛喝彩。

順帝志得意滿地走向被高潮折磨得快要虛脫的太后:「媚珠!值此佳節良辰,母后也該爲自己對一聯!就以『子蒸母』爲題罷.」

聽到順帝叫自己,媚眼如絲的太后勉強打起精神,用僅存的神志脫口念道:「民悅臣悅夫君悅不若子悅,人母國母子蒸母堪賽淫母。」

「好!」

衆大臣大聲叫好。

「母后真不愧是沈朝第一才女呀!哈哈,如此人妻,如此淫母,真是千古難求啊!」

順帝的話聽在太后的耳朵裏,不知道是贊美還是諷刺。

想起她這一年來所經曆的,太后百感交集:哎!既然做了兒子的玩物,就一切認命吧。

正想著,太后的小嘴突然被順帝巨大的陽具塞滿了,不知道什麽時候,順帝登上了如意車:「今天,朕就當著衆位卿家的面,來檢閱一下這天下淫母。」

在衆臣灼灼的目光註視下,順帝依次在太后的嘴巴、小穴和菊門裏抽插著,插一下就問一聲太后:「母后是什麽?」

「哀家是不忠先皇的人妻!」

「母后是什麽?」

「哀家是淫蕩無雙的國母。」

「母后是什麽?」

「哀家是兒子的亂倫玩物!」

「啊!啊呀呀!哀家不行了!」

最後,在巨大羞恥和刺激裏,當順帝把精液都射進她的菊門時,太后的小穴也猛烈地噴射出如水註般的愛液。

在鋪天蓋地的高潮中,太后終於昏厥過去了……

 

 

 

五、絕代尤物

春光明媚的時節,順帝下令帶上太后去郊外春獵.

臨行前,順帝特別命令宮娥給太后換上沈朝大典時太后穿的衣服。

太后戴上綴滿金銀珠寶的鳳冠,穿上最華貴的鳳袍。

那鳳袍是由江南織造的工匠花了一年功夫用金絲和銀線織成的。

鳳袍上彩鳳飛舞金光閃閃,正好襯托出太后雍容華貴的氣質.

在路上,太后問順帝:「天子當愛惜天下衆生,春天乃是百獸交配的時節,皇家從來都春養秋狩,皇兒爲何反其道行之?」

順帝摟著太后神秘地一笑:「朕自有安排。母后隻要乖乖聽話即可。」

在春天無邊的原野裏,發情的動物們彼此追逐著,瘋狂地交配著。

野外的空氣裏到處充溢著情欲的氣息。

一隻母鹿從他們前面跑過,後面一隻公鹿緊追不舍。

順帝搭上弓箭瞄準那頭母鹿準備射擊,這時,仁慈的太后卻攔住了順帝的動作,她請求順帝高擡貴手放了那隻母鹿。

太后的表現正在順帝意料之中,順帝假裝生氣道:「天子出獵,豈可空手而歸?除非母后願意乖乖地做皇兒的牝獸.」

「啊!這……」

太后這才發現,順帝出獵其實根本就是一個調教她的陰謀.

然而,隻要能讓順帝高興,她又怎麽能拒絕呢?看見母后答應了做自己的要求,順帝高興得象孩子一樣,連聲叫太監去準備東西,今天他要玩皇子獵太后的遊戲。

太監捧上來兩隻鵝蛋大小的花紅果,順帝叫太監褪下太后的鳳袍,露出太后雪白豐滿的臀部。

然後,把那兩隻花紅果一前一後分別塞進太后的小穴和菊花口。

在綠草如茵的原野裏,有一幅淫靡而美輪美奂的圖畫:頭戴鳳冠身穿鳳袍的太后手腳分開,被太監們用四根木樁固定在地上,豐腴白皙的臀部高高翹著,小穴和菊花口分別露出大半個紅豔豔的花紅果,那兩個紅果就順帝射擊的目標。

順帝在太后耳邊調皮地說:「母后可不要亂動哦,否則皇兒的弓箭可就不長眼睛了」。

太后無奈地趴在地上,不敢隨意動彈,就象任人刀俎的魚肉一樣,此刻,她隻有祈禱皇兒的箭術好一點了。

順帝在太后裸露的屁股上輕拍兩下以示安慰,然後扭頭飛身上馬,馳向遠方。

兜了一個大圈子以後,順帝策馬向太后這邊飛馳而來。

英姿勃勃的順帝在馬上張弓搭箭,瞄準太后身上的兩個紅果,「嗖——」

「嗖——」

射出兩箭。

太后隻聽到身後風聲呼嘯而來,電光石火之間,「噗」

地一聲,一支箭正中菊花裏的紅果,箭桿帶著巨大的沖力,把鵝蛋大的紅果生生地插進了她的菊門深處。

緊接著,又一支箭射到了,不偏不倚正好射中太后小穴裏的那隻紅果,同樣,巨大的沖力把另一顆鵝蛋大小的紅果插進了太后的小穴深處,紅果的插入撞動了太后小穴裏的冷熱媚珠,發出了清脆的鈴聲。

順帝的箭術果然精湛絕倫,侍從們山呼萬歲的聲音響徹原野。

太后驚魂未定,隻覺得菊門和小穴都被塞滿了,那種飽脹感令她侍從們的註視下,在驚懼和羞恥中情不自禁地高潮了,一時間,菊門和小穴律動收縮著,愛液潺潺地流到了地上。

「哈哈,如此就把母后弄丟了,母后果然奇淫絕世啊!」

順帝的話,讓太后羞愧無比。

順帝騎馬來到太后身後,太后流在地上的愛液醒目地證實著太后的淫蕩,他跳下馬,拉著箭桿從太后的身體裏拔出兩個紅果,順帝的動作又讓太后發出一陣媚叫。

紅果上滿是太后的愛液,順帝回頭把紅果往身後的侍從們一扔,大笑著說:「太后賞你們的。」

於是,侍從們爆發了一場爭奪紅果的騷亂.

順帝饒有興趣看完侍從們爭奪紅果的遊戲,回頭對太后說:「母后,兒臣想騎馬了」。

「那叫侍衛把馬牽過來吧。」

太后顯然不知道順帝葫蘆裏買的什麽藥。

「不要,兒臣要騎母后。母后給兒臣做母馬好麽?」

「啊!」

太后永遠都搞不懂自己生的兒子腦袋裏到底有多少奇特的想法。

「母后不是答應做兒臣的牝獸麽?不許抵賴哦!」

太后對順帝已經完全沒有辦法了,她無可奈何地應允了順帝的要求。

太監拿出早已準備好的馬勒和嚼子,套在太后的臉上。

然後把馬鞍綁在太后的背上,最後拿出一根馬尾巴,插進太后的後庭。

打扮完畢,順帝一看:盛裝華服的太后臉上套著馬勒嚼子,馬勒嚼子把太后端莊美麗的臉龐拉得變了形。

身上綁著馬鞍,最好看的是太后的華服後襟掀了起來,露出雪白的屁股,後庭裏插上了一根馬尾巴。

「哈哈,這正是我要的太后母馬.來人啊,馬鞭伺候!」

太監急忙拿來馬鞭,順帝興奮地把馬鞭一揮,鞭子在空氣劃出尖銳的響聲。

「母馬還不趴下,伺候主人上馬!」

太后四肢著地趴在草地上,順帝跨上太后的身體,揮動著馬鞭抽打著太后的光屁股,「駕!駕!母馬快跑!」

太后無奈地駝著順帝,在草地上艱難地爬行著。

順帝騎在太后身上,前所未有的征服感讓他不禁仰天長嘯:「沈朝最高貴的女人,如今成了朕胯下的坐騎,樂如何哉!」

順帝興緻勃勃地騎著太后在原野上緩緩地溜達,他突然心血來潮道:「母后學母馬叫罷」。

「母馬怎麽叫啊?」

太后一下子楞了。

她可從來不知道母馬是怎麽叫的呀。

順帝佯裝生氣道:「母后叫不叫?不叫朕的馬鞭可不客氣了!」

「啊!這,這……」

太后正在嗫嚅著不知道怎麽學母馬叫,冷不防順帝的馬鞭啪啪兩下抽在她白嫩的屁股上。

馬鞭過處,太后的粉臀立刻就起了兩條粗粗的紅道,太后吃痛,情急之中隻好汪汪地叫了兩聲。

「哈哈,母后這哪裏是母馬叫,明明是母狗叫嘛,看來太后更喜歡做母狗呢。」

「啊!不是!不是!」

「不是什麽?那朕就封太后爲母狗好了。」

「不!皇兒不要……」

太后反對的話還沒有說完,立刻就被順帝打斷了:「母后又敢違抗朕的旨意了麽?」

「啊!不敢!不敢!」

太后的妥協讓順帝很開心:「這才乖!那麽,太后母狗,給朕叫兩聲!」

太后百般無奈,隻好趴在地上汪汪地叫著。

然而,太后的妥協並沒有讓順帝就此罷休,他反而興緻更濃了。

「母后既然成了母狗,那就找隻公狗和太后母狗配對吧。」

「啊!」

面對順帝的變本加厲,太后完全說不出話了。

不一會兒,太監牽來一隻雄壯的牧羊犬。

「讓公狗聞聞母狗的味道!」

穿著盛裝的太后象狗一樣趴在地上,讓一隻公狗聞著陰部,世界上再沒有比這更淫亂的場面了。

那公狗用鼻子拱了拱太后的陰戶,它好像對太后的愛液發生了興趣,那淫蕩的雌性氣味刺激了公狗的嗅覺,於是,它伸出粗糙的舌頭,在太后的陰部呼哧呼哧地舔了起來。

「啊!啊呀呀!快拿開呀!」

太后嚇得大叫起來。

公狗滾燙的帶著倒刺的舌頭不停地在她敏感的小豆豆和陰唇上刮過,卻刺激得太后的愛液流得更多了。

順帝在一邊興緻盎然地看太后與公狗的人獸之戲:「哈哈,看來母后果然淫蕩無雙.被公狗舔得發情了呢,流了那麽多水!」

「啊!不是!不是!」

太后羞得無地自容,然而小穴裏的愛液卻在公狗舌頭的刺激下流個不停。

那隻公狗也在發情期,雌性的液體刺激著它的性腺,慢慢地,它的陽具伸了出來,越變越大了。

看見公狗的陽具漲大了,侍從們見了都大聲起哄:「這公狗要操母狗呢!」

「哈哈,太后母狗大概也想和公狗交配了吧!」

順帝回頭對太監下令道:「就讓公狗好好地操太后母狗吧。」

於是,一個太監走上前,把公狗的陽具對準太后愛液橫流的陰戶,狠狠地插了進去。

那公狗好像能感覺到陽具插進牝獸的陰戶,居然猛烈地來回抽插著。

「啊!」

當公狗碩大的陽具插進太后的陰戶,太后同時被巨大的羞辱和快感沖昏了:身爲一國之母,竟然被公狗插得很快活,太后覺得自己徹底地淪落了。

「母后好好地享受人獸交配之樂吧!」

看到太后的菊門還空著,順帝回頭對身邊的一品帶刀侍衛說道:「太后的菊門賞賜給你了!」

「啊!謝主隆恩!」

簡直象天下掉餡餅兒一樣,侍衛喜不自禁,急急地拿出早已脹立的陽具,走到太后身後,插進了她的菊門.

太后隻覺得菊門的空虛一下子被填滿了,人和狗的陽具一起在她前後的洞穴裏進出著,快感的波浪一下子把她扔到天上,一下子又把她吸進深淵.

她在欲望的漩渦裏沈沈浮浮,夫婦人倫、禮義廉恥全都被丟到九霄雲外了。

「啊!」

太后還來不及發出高潮前的媚叫,她的嘴巴又被順帝的陽具堵住了。

「讓母后所有的洞穴都開放吧!母后這才是千古絕代的尤物啊!」

在廣袤的原野上,身著盛裝的太后同時被順帝、侍衛、公狗的陽具插進了身體的所有洞穴,侍從們的歡呼聲響徹雲霄:「天辰盛世,皇恩浩蕩。太后尤物,普天共享。」

在震天的歡呼聲裏,太后體內的三隻陽具同時噴射出炙熱的精液……

广告合作:linzi7076@gmail.com

新: